──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3年4月20日 星期六

首爾破病記


我沒有吉羅琳的肌肉,更沒有所謂的馬甲線,但我有著吉羅琳隨處可睡的能力。

所以,抵達首爾的第一晚,我就拉著行李直接殺進汗蒸幕過夜。


● 以上影像截圖皆來自韓劇「秘密花園」。
 

吉羅琳去的是梨泰院 LAND,那家因為要爬長長的階梯才能抵達,拉行李不方便,所以我另外找了間位於文來站的 Sealala

不必擔心置物櫃放不下行李的問題,進去時跟櫃檯人員比手畫腳說要寄行李即可,他會給你一張號碼牌,把你的大行李放在外面的小房間,出來時再領。不過,要記得把當晚需要用到的盥洗用品拿出來,我是出發前就另外包好在一個大袋子裡,行李箱拖到門口開箱直接拿出來就好了。

因為 Sealala 太大,從洗澡間走出來要經過長長的走廊才能走到置物櫃穿上衣服,濕身裸體來回走個幾次真不是一件浪漫的事,尤其在半夜兩點空無一人的大屋子裡裸體走路,我打從心底覺得寂寞覺得冷。


第三天早上起床(這時已經住進民宿了,汗蒸幕只住頭一晚),我感到喉嚨像火燒,晚上還是硬著頭皮去吃烤肉。


把泡菜烤一烤,搭配剪成小塊的五花肉,大口大口地吞下肚。
也不知是我的喉嚨比較辣,還是泡菜比較辣,總之全部辣在一塊了。

回到民宿後,昏昏沉沉地洗完澡,發現自己已經在發燒。
後腦像是有數十根針在刺,頭昏到連站著換褲子都沒辦法,只能坐在地板上把睡衣的褲管嚕進去。

泡了一杯伏冒熱飲,晚上11點就昏倒躺平。
但是因為頭太痛,痛到幾乎無法入睡。

以往的經驗是,即使伏冒熱飲熱熱喝未必快快好,至少會讓人很好睡。
但這次喝了藥,躺下後一小時還是很清醒,頭很昏沒錯,但就是......非!常!清!醒!

我甚至數次起身回頭查看我的枕頭,因為我總懷疑我躺的不是枕頭,而是插花用的劍山,

我整顆頭的感覺就像躺在一堆針上面

凌晨12:54分,我完全沒睡著過,只好起來挖出行李深處的藥包,加碼吃了EVE止痛藥和出國前剩下的退燒藥(出發前就已經看過醫生,吃了三天份的感冒藥),把涼舒整支度進鼻孔裡,因為不這樣我完全呼吸不到空氣。


聽到 facebook LINE 一直叫個不停,都是在說韓國要打仗了你還好嗎?
我覺得很吵,但我也沒力氣起來按登出。

你們不要吵了好不好!都還沒開始打仗,我就要先病死在這裡了!
 
出國前,一發現有感冒症狀就立刻去看了醫生。我是那種一發現身體有不對勁,就會手刀去看病的人,總說著「我很忙、我沒空」而拖著病體飄來飄去,才是一種有害國家社會的行為。這樣不僅會傳染給更多人,做任何事都只是更沒效率罷了。

如果那家診所有在幫病人打針,我還會要求醫生趕快給我打一針(以至於醫生都很想轉介我去精神科)。

這都是為了讓病氣速速退散啊。

反正現在健保費年年都在漲,有病當然就要看醫生啊。

但是,出國時真的沒辦法,大部分的時候都只能靠自癒

記得在打包前往英國一年的行李時,我只帶了半罐已經過期五個月的日本RURU感冒藥(我們家買日本成藥往往以「打」為單位,always 放到過期),後來亂煮亂吃過了幾個月也都沒怎麼生病,首次中標竟然是在法國里昂跨年時。

當時一整週都在病榻上喃喃自語做惡夢。

新年期間藥店當然沒開,唯一的方法就是猛灌溫開水(國外沒有熱水瓶,我還要用電湯匙煮熱水)。
以及去中國城買了老薑和紅糖,自己煮薑湯喝。

感謝四海都有中國人,四海都有中國城。
我去過很多國家很多城市,印象中找不到任何一家華人商店的地方,就只有非洲摩洛哥。

連那罐過期的感冒藥都遠在倫敦沒能吃到。

在首爾發燒昏睡的那個晚上(其實根本沒睡,是一種很清醒的昏沉),我依稀做了好幾個惡夢。
幾乎每半個小時就起來看一次時間,想說怎過了這麼久,我卻都還沒睡著!

早上六點,索性決定起床不躺了,先去倒了杯熱水解救乾到發燙的喉嚨。

打開筆電,上網查了一下今天的天氣。
結果出現了一個四爺最愛的「微雨


其實我坐在房間裡就聽得見外面滴滴答答的雨聲,這雨勢早就已經不是「微雨」了。

接著,打開 facebook,傳訊息給約好當天要見面的韓國朋友 HongYeon,開始了我們很衰的對話。
(閒聊而已,沒在管文法與拼字,所以錯字很多。)


總之,她也感冒了,基本上沒有聲音可以說話,能說話也是邊說邊咳。

所以闊別四年的這一天見面,我們竟上演了 Orange Days,大部分的時間,彼此只能用比手劃腳來溝通。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我太勇健還是我意志力驚人,明明我還在發燒、一夜幾乎沒睡、整個人累得要命、數次差點要在街上吐出來,還加上一個莫名奇妙的「微雨」爛天氣,我卻還能在外面趴趴造一整天。

HongYeon 帶我去狎鷗亭的高檔百貨公司吃飯喝咖啡,HongYeon 的姊姊帶我去清潭洞的新潮甜點店吃鬆餅(都位於江南,屬於比較高級的地段),我卻完全沒食慾。


 Café h’450 Le Parc des Gastronomies
位於 Hyundai(現代百貨)Beauty Park 1
10:00~23:00
地鐵:狎鷗亭 (Exit 6,步行3分鐘)


● gallery café MIEL(據說這家店很多明星會來)
11:00~01:00
http://www.miel.kr/
地鐵:狎鷗亭或新沙洞都要步行15分鐘左右

美食當前,我卻完全沒食慾,甚至還有點想吐......

這對我來說,是比胖20公斤還要悲慘的事

在車上的時候,HongYeon 給了我一包感冒藥,另外在便利商店買了一罐外型像糖漿,但要熱熱喝的藥水。
她叫我把感冒藥倒進嘴裡,立刻搭配著藥水喝下去,還先示範了一次給我看(因為她也感冒)。
她毫無遲疑地一口吞下,我也很乾脆地一口喝乾。

Oh, NO!

這東西味道也不算苦,但就是噁心,非常非常噁心

而且這已經是我24小時內吃的第四種藥了。
我的肝,真的還受得了嗎?

但,回到民宿後,頭不再痛了是真的。
睡前,又泡了一杯伏冒熱飲當作今日的 Ending

頭一沾到枕頭,一秒就睡著了。
也許,就是這詭異的藥讓我熟睡到天亮吧。


回台灣後再度手刀去看醫生,收假後開工第一天就陷入瘋狂加班,所以以上物品成為我每天隨身攜帶的好朋友。

親愛的龍角散,請接受我的告白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