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1年5月14日 星期六

那時,你不得不勇敢

聽說,我的長輩們過年團聚時,得知我過年「又」跑出國,就會跟其他我不太熟悉的遠親們「介紹」我這個愛出國亂跑的人,並津津樂道起我有一次一個人旅行德國,因為找不到地方住、又沒有人願意跟我講英文,最後我索性站在原地大哭的事蹟。

人真的不能做錯事,即使做錯也不要講出來,否則以後別人就會一直、一直把這件事拿出來講;你在他也講,你不在他也講,而且講的更開心。



2003年夏天,還在計畫法瑞德的旅程時,有人介紹了這個不是太知名、但還滿值得去的地方 "Freiburg"。它是德國的一個大學城,也是黑森林的入口,雖然沒聽過,但距離東法邊境城市 Strasbourg 搭火車只要一個小時就可以到。

搭火車跨國這件事很吸引我,立刻就決定去了。

那時我在巴黎唸語言學校,只是利用每個週末的時間去別的城市走走,因此不想專程買一本單國的旅遊書,手邊都是去FNAC手抄下來的零散資訊。

「經驗」告訴我,歐洲主要城市的旅遊資訊都做得很好,Lonely Planet 上面還特別提到這個城市有免費的旅遊諮詢中心,可以幫忙訂住宿。於是我想著,只要找到旅遊諮詢中心、拿到市中心的地圖,接下來就簡單了。
 
到達市中心時已經快晚上七點,不過歐洲的夏天天還很亮,但傳說中的旅遊諮詢中心六點就關門了,我只好拿出我的「小抄」,開始找尋各大旅遊書推薦的便宜旅館。但我從這些地址去找,不是找到民宅就是客滿,或是旅館櫃台聽不懂英文,也有些沒有旅館門面,一直按電鈴都無人回應。

這帶給我的旅遊人生許多重要啟示。第一,拿著英文地址去找德國的路,這很蠢,我以為德文和英文還不都是英文字母,一定看得懂,結果德文竟然有「ß」這種字母(好像是街道的意思?);第二,就算是計程車司機也未必看得懂地址,你初來乍到怎麼可能看得懂,用台灣的地址邏輯並不能通用到全世界,因為124號隔壁不一定是126號,對面也未必是125號,記路的竅門是要記「相對位置」,才容易找得到目的地,不然像洛杉磯的 Sunset Boulevard(日落大道),它真的好~長一條啊,你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都可以從市中心走到太平洋沿岸了。


看到不會唸的外文,大家多多少少都會在心裡偷偷發明一個「自己的唸法」吧。
就像吾友fatty都會把 "Marc Jacobs" 唸成「馬克將播」。
但這個地名我真的發明不出來,心中只大概記得「噓???see」。

一番思考過後,我覺得只要到了市中心就一定可以找到住的地方,於是我走回路面電車站,打算移動到另一個鬧區找住宿。在電車站,我遇到一群參加音樂夏令營的台灣人;因為不知道怎麼搭電車,我藉此與他們搭話,順便問問他們知不知道哪裡有住的地方。

團長向我推薦他們目前住宿的地方,就在電車的最後一站,那裡有個可愛的小木屋,住宿便宜、英文可通,而且旁邊就是黑森林的入口,風景超漂亮。

我感到自己真是幸運,上一秒還在緊張找不到住宿,現在就立刻搞定!也許之後再遇見還可以問他們哪裡好玩,入住這個地方當然是最佳選擇啊!

所以我立刻放棄先在市中心尋找住宿的計劃,花了40分鐘,一路搭到電車底站,尋找那傳說中的小木屋。一走出車站,我就馬上被眼前的景象震懾住,這根本就是搭龍貓公車才到得了的地方吧!?

這裡的樣子就真的是「黑森林的入口」,因為旁邊就是座森林,哈利波特「禁忌森林」那種森林,糖果屋裡的小妹妹誤闖森林的那種森林,裡面不是有馬身人面的翡冷翠、就是有黑山老妖在等著你。

我立刻進去詢問住宿事宜。櫃檯沒有人,視力所及只有一個正在打掃的東南亞籍女孩,她只會講簡單的德文和她的家鄉話,我努力與她溝通,但結果似乎是已經沒有空房了。當下我的腦中響起一陣巨雷,不過這也沒辦法,而且時間已經不早了,我要趕快執行我原訂的計劃回到市中心繼續找住宿。於是,我又花了另一個40分鐘回到了市中心。

回到市中心,繞了這一大圈之後已經不能再浪費時間,只要路上看到有B&B或疑似旅館的地方我就趕快 walk-in 進去問,就這樣一路問下去,大概問了快十家吧,全部都是客滿。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是德國的凱特和威廉今天在這裡結婚嗎?

這時已經快晚上十點了。

背著沉重的行囊奔走了幾個小時,晚餐也沒吃,像個推銷員似地不斷地上門拜訪又不斷地被拒絕,我身.心.俱.疲。怎麼每間都跟我說客滿呢?是真的客滿還是你們覺得我這個人有問題不讓我入住呢?旅遊書上不是說好了德國人英文很好且旅遊資訊很豐富不是嗎?(到底誰跟你說好了?)你們德國人怎麼可以這樣傷害我呢?
 
最後,我走進一家樓下是PUBB&B複合式小旅館,招牌上的HOTEL字樣很不明顯,我覺得這次應該有機會。一進去,看見老闆娘和廚師與熟客們開心地聊天著,很溫馨的情景,對照我的忙碌奔波真是讓人有鼻酸的衝動。我打岔問說還有沒有房間,老闆娘起初聽不懂,後來有客人用英文幫我翻譯,老闆娘恍然大悟後就以德文回答我。

德文我是聽不懂的,但看到她抱歉的神情我就知道答案了。

就在此刻,我不能理解我怎麼會衰成這樣,我肉做的心不能承受一整晚被拒絕,於是我就原地大哭出來;如果是一個導演要給演員指令的話,大概就是「想像妳老公在戰爭中陣亡了」的那個情緒吧。我把背了一晚的行李丟在地上(背到我肩膀都破皮流血了,想當年我真是個鐵錚錚的硬漢),就這樣任性地站在原地大哭(還是個有柔情的硬漢)。

現場的酒客們突然都停止聊天,全部看向我這裡。

吧台後的廚師覺得這個場面太尷尬,趕快倒了一杯雪碧給我喝(我本來有點不確定該不該喝,但他就是一副哄小孩似很害怕的樣子,而且我奔波半天,真的有渴到,就邊哭邊咕嚕咕嚕地灌下去了。)老闆娘一直用德文安慰我,雖然聽不懂她在說什麼,不過我總覺得她在說「孩子,你就回家吧!」之類的話,似乎以為我是離家出走的小孩,一邊還趕忙跟廚師說快去拿電話簿打電話。

然後,廚師開始幫我一家一家打電話問旅館(應該是吧不是要報警吧)。他也問了好幾家,好不容易才問到一家有空房。確定有住的地方之後,他快速抄起我的行李,拖著我帶我走出去,連廚師帽都沒拿下來。

多麼偶像劇的情節,可惜廚師是個阿伯(多希望是舞棍阿伯,我是他的粉絲。)

路上,我深深感到我的滅絕失態,但是我們兩個實在是沒話講,於是我明明已經哭不出來了還硬裝哽咽。廚師阿伯大概耐不住尷尬,率先打破沉默用爛英文問我,會講德文嗎?我說不會,我只會講英文和一點法文,這時他自我介紹說他是法國來的廚師。

啊,你早說嘛,法文至少我還會一點啊,德文我只知道yayaya啊。

到了他幫我找到的B&B,他把他的廚師朋友叫出來,似乎跟他交代著「我怎麼了」之類的話語,我就揮揮手跟這個我旅途上的「貴人」道別了(請我喝雪碧,又幫我找旅館,阿伯你人真好,此生沒辦法報答你的大恩大德真是太遺憾了)。

因為我這個「找到住宿的方法」實在太丟臉,入住後我就再也沒出過房間。

那個晚上,我就只看著窗外的風景,從房間裡的窗戶往下看就是好幾個 bar,這裡是個歡樂的小巷,巷子很窄一條但充滿了可愛的小店,打開窗向對面的鄰居伸出手幾乎就可以牽起一個橋樑。我看著樓下的人們開開心心地把酒言歡,而我的心情因為回想著自己的蠢而非常緊張。

我甚至到今時今日還不知道,我當晚究竟身在何方?


這個城市 "Freiburg" 真的很可愛,可惜我沒有好好去享受它。

隔天,我連早餐都不敢下去吃,櫃台打電話來我也沒接,付了60幾歐元的住宿費後,我就繼續去尋找傳說中可免費幫忙找住宿的「旅遊諮詢中心」。在這之前,我先在免費的旅遊手冊上找到一家離市中心頗近的旅館,打電話過去問還有空房,但一晚要79歐元我覺得太貴,何況前一天都已經灑大錢了,既然有免費的旅遊諮詢中心幹嘛不利用,所以我掛掉電話前往諮詢中心,希望可以找到更便宜實惠的住宿。

結果,他們所能幫我找到的能符合我的需求的旅館,跟我自己找到的是同一家。而且,他們的代訂服務並不是免費的,需要另外付5%的手續費。意思就是說,我剛剛在電話中直接訂房,或是直接走去那個旅館說要住,都比再跑來旅遊諮詢中心省時省錢多了。

結果,我又白忙了一場。



這是一個關於女生試著開始自助旅行的故事。當時我覺得,這趟搞得我灰頭土臉的旅程真是有夠慘,才去三天,卻幾乎有一半的時間都在找住宿,別人問我,「第一次去德國啊?是不是覺得那裡很像童話世界?森林啊城堡啊超漂亮的吧。」

而我告訴他們,我在德國最印象深刻的,就是站在人家店門口哭還死不走。

▲離開德國前我去森林裡走走,本來只想散步,後來根本是山中健行。
每個人都騎腳踏車,只有我在走路。大概走了兩個小時才找到另一個出路,
還好有找到,不然下一齣戲就要演賣火柴的小女孩了。

但在過了將近十年後的現在,在我看過許多充滿歡笑充滿快樂回憶的部落格遊記之後,我反而會細細想起,我這種倒楣旅途上很無助的時候,很慌張的時候,很尷尬的時候,甚至是我只想擺爛、站在原地大哭的時候

我不敢說在經歷這些事情後,我現在變得多麼勇敢之類的(事實上我還是只有奈米膽)。

但也許在五十年以後,我還是會想起那個年輕膽小的自己,曾經多麼勇往直前地去執行一件事情,是如何戰戰兢兢地越過了好幾條以為自己跨不過的界線。

即使下場很慘,那也都不重要了。

我唯一在意的是,我許多幾乎沒講過話的親戚們,一直都覺得我是個「出國都在哭的人」這件事而已,唉。


這到底是什麼旅館,在我心中永遠會是一個謎了。
晚上十點多,外面還這麼亮,你說歐洲的夏天是不是很驚人?

2 則留言:

  1. 示弱也是要勇氣的,所以我只覺得你很勇敢,b_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