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1年5月21日 星期六

不會外文,就不能自己出國嗎?

某人很想去玩,例如說一生的夢想就是去浪漫的希臘,但老愛說「我不會希臘文耶,而且他們英文又不好,都不講英文的吧!?」

我的反應是:
第一,希臘文,誰會啊!?
第二,你英文又好到哪裡去了?

有人跟我說,「你可以不用跟團自己去美加英澳,去日本,去法國,那是因為你學過英文/日文/法文吧?」

其實,「學過」還是講很爛,蝦狼比挖更難堪。學了10年的英文,我在英國生活還是到處碰壁(請見這篇文章);日文一級,店員跟我講一堆我還是只能阿里阿多;至於法文,斷斷續續學了四年吧?但在法國時,整天只會把 "bonjour, merci" 掛在嘴邊。

語言絕不能成為我們出國的障礙。主動學一些基礎會話當然很好,但是更多時候都是靠一些簡單的單字加上肢體動作來溝通的;畢竟一門外語要學到流利真的很難,反正,出去玩而已,不必那麼有志氣,混一混就過去了啦。

在「語言」這方面,我就很佩服日本人。日本人不分男女很多都是獨行背包客,他們常常都是用「超簡單」的英文闖天下,去任何地方都是以「誠懇的眼神+簡單的英文」取得自己想要的資訊。

對我來說,說英文在歐洲比較行得通。「行得通」不是指英文好、就可以在歐洲通行無阻的意思,而是因為在歐洲,別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你不是當地人,到了觀光區,別人多半會主動跟你講英文;畢竟英語也不是他們的母語,你問 "How much",他會按計算機給你看,你點了主餐,他接著就會問你「drink?」。

像這樣用簡單的單字來溝通多愉快,大家的英文程度都一樣爛,卻爛得剛剛好夠用。

以我旅行歐洲的經驗,最友善、英文最好的國家是荷蘭。荷蘭這個國家,每個人都是語言神童,路上隨便抓個人都會說流利的英語,許多人還兼會法文和德文。據說荷蘭人也為此感到自豪,因為他們可以通許多歐洲語言,他們的語言(荷蘭語 = Dutch)卻只有他們自己懂。

在德國用英語溝通也很OK,雖然我上篇文章說了個在德國小城 freiburg 的悲慘經歷,但據我之後去法蘭克福以及海德堡的經驗,大城市裡德國人的英文的確是非常好。

西班牙/葡萄牙/義大利這幾個國家就比較麻煩,即使他們會講英文,腔調也很重,常常都聽不懂他們在講什麼。這時候請別氣餒,因為在這種「很難懂」的時刻,說話就要更精簡,這時請盡情模仿蕭敬騰的說話習慣;例如問路時,就不要說整句英文,而是把地點寫下來或找書上的圖片,指給對方看問說 "where?";去美術館買票時,不知道可不可以買學生票,就把學生證秀給他看,問說 "This, OK?"。不用在心裡構築長長的英文句,說得愈簡單愈好。

有一次我在南法的鄉下,一行人上餐廳吃飯去。用餐時想問服務生有沒有蕃茄醬,我問:"Do you have ketchup?",他皺眉表示聽不懂,我還慢慢地唸 "ke-tchu-p" 唸了好幾次;大家請注意,這是個很爛的招數,聽不懂就是聽不懂,你當著人家的面慢慢講,人家反而會有一種被羞辱的感覺,法國人最不能惹的就是跟他講英文了。

同桌英語很爛的大哥,用手指著盤子裡的薯條,問:"Tomato Sauce?",服務生竟然就立刻微笑點頭表示知道了。

這種時候,英語好不好、正不正確,根本一點也不重要呀。

「傳說中」,法國人很討厭講英文,這我倒是不太記得了,因為以前我很上進,都是盡量用很爛的法文去溝通的,我每次都會以 "Bonjour" 開頭,如果對方是一副面無表情、一副等著「看你怎麼辦」的表情,我就會硬著頭皮繼續說爛法文;如果對方笑臉相迎,我就會開始慢慢說英語(很沒志氣的意思)。有時會遇到連你努力試著跟他講法文都不給予鼓勵的人,明顯表現出不耐煩的態度,遇到這種法國人就真的很討厭(大部分外國人聽你努力講幾句他們的語言,他們就會很開心)。
 
要注意的是,去法國時,除非是在旅館櫃檯或旅遊資訊中心,不然,千萬千萬不要劈頭就跟人家說一連串的英文句子,一副「你會說英文是應該的」的樣子,很可能會被臭臉回應說「No English.」的。

熱門旅遊國家的旅遊資訊都很發達,就算真的無法用說的溝通,景點標示與交通資訊都有英文版,用看的也可以看懂,需要講話的時候其實很少。旅遊資訊沒這麼好的國家,不一定到處都有英文標示,這時請多利用「旅館櫃檯」以及「旅遊資訊中心」的服務,務必把想知道的事情在這些英文可通的地方先問清楚,必要時,可以請他們用當地語言寫下關鍵字或地名帶在身邊。

像我去非洲摩洛哥搭火車的時候,只有記下目的地城市的抵達時間,想說時間到了下車就對了。沒想到火車大誤點,廣播又只講阿拉伯文,沿路停靠的小站很多都只有寫阿拉伯文,路上的風景一直都是黃沙滾滾,我根本猜不到自己身在何方。幸好後來在火車上找到一個美國家庭(我像找犯人似的,從第一個車廂找到最後一個車廂,聽到他們講英文立刻上前搭訕),向他們問到正確的資訊。

否則,這班火車可是會一路開到阿爾及利亞的,如果當時我身上有寫著阿拉伯文的地名就方便多了。

若是去英語系國家,說英文這件事反而會讓我很緊張。像我這種能講出完整的英文句子、但沒辦法跟老外對答如流的中等程度,其實是一個很糟的狀態。因為,一旦你開口說個像樣的句子,對方就會覺得你英文很OK,開始跟你連珠炮地講,此時我整個人就會變成一個問號。

之後,只要一個重點字聽不懂,你跟他多講幾次 "pardon?" 多講幾次 "Can you say that again?",他就會開始不耐煩,覺得「你很奇怪耶,究竟是哪裡不懂啊?剛剛不是都好好的嗎?」

所以我去講英文的國家,寧願一開始都試探性地慢慢講,讓對方感覺「必須放慢速度來跟你溝通」,彼此抓到一個「可以正常溝通的速度」後才開始放膽講,即使之後我講了幾次 "pardon?" 也很安心,比較不會被白眼對待。

最後,就是去日本的經驗了。
去日本麻煩的點在於,別人無法一眼看出「你不是日本人」,一開始都會跟你拚命講日文,每天我都要上演好幾次「傻笑許久,才尷尬地說出我不是日本人」的戲碼。

日本的觀光業非常完善,日文又有漢字,零日文程度去日本旅遊真的不是問題,第一次自助出國我最推薦就是日本了;再說,在日本「完全遇不到」說中文的人也挺難的,就算真的遇不到,跟日本人筆談也是一個方法。

最應該要注意的是,「不會日文去日本,不會死;但去日本很愛講英文,絕對會死得很難看」。

但我也有因為太過「自以為」而碰釘子的時候。有一次我去東京銀座的蘋果旗艦店,拿起最新款的 ipod shuffle 端詳,這時一個女店員開始用日文跟我滔滔不絕地介紹。我本人非常害怕過度熱心的日本店員,尤其是服飾店的小姐,你拿了一件衣服,她就會依你手上的物品東挑西挑配成一套給你,而且會「卡哇伊~」個沒完,每碰一件衣服她都要發表一下個人意見,這種行為實在是太壓迫太可怕了,所以當時我就很壞心地想要用英文「嚇」走她。

我指著手上的東西,慢慢地說:「IS」、「THIS」、「ONE」、「...G?」。我想知道 mp3 的容量是不是只有1G,還怕她聽不懂,自以為善良地伸出食指比出了個「1」。

沒想到,這個打扮非常美式的蘋果女孩,立刻 switch 她的語言模式,用非常流利英文回答我說:「Ya, it's one gigabyte...」之後還說了一長串她剛剛用日文介紹過的內容,全部都用英文再說了一次。

我的英文聽力甚至跟不上她的速度,而且我的食指還沒來得及收回去。我剛剛甚至真的忘記「1G」的「G」是「gigabyte」,最白痴的是我還自以為體諒日本人,「G」選用了「雞」這個發音。

一個留學倫敦的人,毫無羞恥心地把「1G」說成「彎雞」。

還想用英文嚇人家!?結果我跟她說了3Q,趕快逃離現場。

從此,「彎雞」這件事深深烙印在我的生命中,久久無法抹滅。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