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1年4月26日 星期二

Re/turn之後,接下來該怎麼辦?

禮拜六晚上,我去看了蔡柏璋的Re/turn;據說這天的午場和晚場都是滿座,因為自由入座的關係,六點半就開始大排長龍繞了好幾個圈圈,有人還一邊排隊一邊站著吃麵,好拼。

票價650耶,而且還不是在國家戲劇院之類的大舞台喔,是在誠品信義店6樓的展演廳。

搭電梯上來的一路上,聽到好多次「蔡柏璋真的好厲害喔」、「每次看到他的演出我都覺得很慚愧」這類話語。

說這些話的人,外表看起來都很藝術家,不然我實在很想跟他們 give me five
我在電梯裡看著鏡中的自己。嗯,一個平凡到不行(且過胖)的上班族。不要去侵犯到人家「藝術家」的領域。

但你知道嗎,你覺得很厲害的那個人,其實是我的同班同學呢。最該覺得慚愧的人,是我吧。

看完戲回到家,因為不想花錢買節目單,上網查了一些面熟的演員究竟是演過哪齣戲的哪個角色,然後,我又細細回想起這一個,一直在戲劇系裡自成一格、走自己的路的人。

你可能會以為蔡柏璋從小就熱愛表演,所以才唸了戲劇系,你錯了。他恰好跟大部分質疑我們「唸戲劇系是為了進台大,因為門檻比較低」的人一樣,真的是聯考考差了才選填了戲劇系。他唸戲劇系,就是準備好要轉系到他原本的第一志願政治系的。

我不知道他當時是為了轉系、成績必須要超好才這麼認真,還是他原本就是執行任何事都特別認真(應該是後者吧),他上課時都是全神貫注、專心學習,跟一般剛成為大學新鮮人就好比猛虎出柙的大一生都不一樣。那時候,我們開始實踐高中時「夢想」的大學新生活,晚上熬夜玩BBS,約逛街、夜唱,在班上組成一個個小團體。

因為「小團體」實在太好用,不管是期中考時需要共筆、交作業時分配工作、讀原文書分配查單字、翹課時幫你點名,或是有些課需要分組,你都不必擔心自己會變成落單的那個人。

而他才不管這些,仍舊堅持著「全神貫注、專心學習」。我記得開學沒多久,表演課的老師就下令:每個人自己找一個人合作、兩兩一組,演出一個片段。這時大家趕快都找了一個剛認識沒多久、已勉強算得上是「朋友」的人黏著,此時此刻有找到人就好,也不管兩人到底搭不搭;但他,看著鬧哄哄的課堂,很有禮貌地直線走到某個同學面前,說:「你好,我是蔡柏璋。我很欣賞你剛才課堂上的表演,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可以跟你合作?」

後來,也不知道他從什麼時候開始打消了轉系的念頭,他就是照著自己的步調,走到某個他想要到達的地方。戲劇系依舊是鬧哄哄的,不管我們喜不喜歡,每學期都要參與一個大型演出。我們榨出所有時間去排戲/製作舞台/製作戲服/做行政贊助,另一方面也去外系選修一些不想跟「外界」失去聯繫的傳播學/日文/小說散文選等課程;然後為了年輕不要留白,吃喝玩樂、大哭大笑的事情也是每天都在經歷。

在這段時間裡,他考了托福,申請上交換學生而去了美國一年/演出了北藝大的重要角色,幾乎每天機車往返公館與關渡/開始做自己想做的戲,他自寫劇本自己導戲/去如果兒童劇團接受魔鬼訓練/大四那年,我猜他那時一天有36小時,因為他做了《Rent(吉屋出租)的音樂劇,而且還搞很大。

他的那齣戲比我們任何一個年度的學期製作都還要好看,我是這麼認為的。每年學期製作的劇目都由老師規定,即使你不喜歡,還是要拚死拚活地做,而需要拚命去做的事就不是會令人開心的事,所以每次都做得不開心。

然而悲慘的是,在我們離開了老師所規定的框架之後,我們才發覺,其實我們什麼都不是。少了「限制」之後,你反而更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始;這跟上班族的生涯有點像,每天靠夭著老闆的決策哪裡大錯特錯,有一個抱怨的對象當然很爽快,但若要你現在開始自己作主,開始大聲說話,你卻連個屁都不敢放。

而蔡柏璋就是那個「敢作主的人」。

我這個人,有時會埋怨著社會、學校、公司給我的都不是「我想要的東西」,我自己想要什麼,卻也沒有自己想辦法去創造、去爭取、去改變,想著反正大家都是這樣,都是這樣得過且過,我也變成這樣就好了。

「變成跟大家一樣」真的好輕鬆,我真的沒辦法離開這溫暖的巢。

現在只能坐在台下用力拍手的我,覺得他好厲害。相信一定也有很多人跟他當面說過他很厲害,他沒有領固定的薪水沒有一份安穩的工作,他選擇了用自己的才華和創意面對這個世界的挑戰,他做自己超級喜歡的事即使不知道明天還有沒有這個舞台,他接受了台下的掌聲與許多讚美但同時也必須接受更多的批判。

我知道的他,即使已經得到了那麼多肯定,卻還是會一直挖掘出自己的弱點,並且深切反省著。

他最厲害的一點並不是他能夠把戲做好,而是他那麼勇敢地去走那麼困難的一條路,雖然他也會很世俗地為了不好的票房感到心灰意冷,但他還是那麼努力地走下去

豬哥亮得金鐘獎的時候(突然出現這個名字很跳 Tone 嗎?),侯怡君一邊大哭一邊說著:「雖然你們看不到我,但我一直很努力

我看得到他的努力,他努力去做我早就已經放棄的夢想,那個已經離我好遠好遠的夢想。

所以我要破天荒地在這裡推薦這齣戲:蔡柏璋的 Re/Turn。這齣戲絕不是那種「看不懂的戲」,而且地點多方便,不是在只能順便放風箏的國父紀念館,也不是在只能順便打太極的中正紀念堂,而是在百貨公司最多的台北信義區,是不是很時尚!(沒想到結尾又更跳 Tone 了。)

雖然比3D肉蒲團的票貴很多啦,因為是不同路線的啊,而且3D肉蒲團又不是現場演出,再怎麼3D都是看得到摸不到啊!



關於劇情介紹,與許多人的觀後感/推薦請見蔡柏璋的部落格

兩廳院售票系統(有學生票,誠品會員折扣)
演出只到 05/01 下午,要買要快。
南部的朋友們,之後也會到台南與高雄演出。

PS. 這齣戲仍不定期地改版加演中,我20136月又在新舞臺看了一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