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0年8月21日 星期六

我好瀟灑,在東京丟了護照還是到處跑

可能你會覺得我旅行前老是萬事具備、很會收集資料,所以你也認為我出門在外一定非常謹慎,好像只要有人伸手探向我的口袋,我就會眼明手快抓住他,一邊吹口哨嗶他,一邊大叫「你想幹嘛!」

你錯了。

丟過幾次錢就不用說了,護照和機票(以前還沒有電子機票)我都丟過,今年五月去東京時,跟同事在便利商店聊完天,我還雙手空空地走回飯店,要拿房卡時,才發現我把包包丟在便利商店的餐桌上!

第一去去東京自助時,到了飯店要拿護照 check-in,才發現新護照不見了!那是個去日本還要簽證的時代,我的簽證在已過期的舊護照上,舊護照還在包包裡,但新護照就是怎麼也找不到。

這時我一步步回想從機場到飯店的一路上,我究竟做了些什麼(摸下巴)。我推測應該是在機場換 JR PASS 時,填完一些表格加預約了一堆車票之後,突然感到拿兩本護照真的很麻煩,就很瀟灑地把另一本護照給拋棄了。

進到飯店房間後,還是遍尋不著我的護照,於是就開始我抵達日本的第一個行程:「護照追追追」。

我打電話到成田機場詢問是否有人撿到護照,對方不是說他不負責這項業務,就是不會英文,不僅轉了很多個不同部門的經辦人員,不同部門的人員聽到我講英文之後,再轉給這些部門裡會講英文的人員。

當時我心中的彗星都要撞地球了,每個人接過電話都還要再跟我寒暄個好久。

最後,終於有個人用簡單的英文跟我說,他們的確有撿到一本護照。

我非常開心,說:「沒錯,那就是我的護照!!!!」
並開始詢問我該怎麼去拿回我的護照。

他先確認我的身分:「請問你是XX momoko 桑嗎?」

momoko桑!?
momoko桑!?
momoko桑!?

這個人會是我嗎?這是日本人的名字吧?
我當然不是啊,你覺得我日文那麼爛,會是個拿日本護照的人嗎!?

他說:「那沒有喔,我們現在只有撿到一本日本護照喔。

雖然這本不是我的護照,但一想到當天也有人蠢到跟我一樣竟然在機場丟了護照,這種有同伴的感覺還真不賴(也許是個患失智症的阿罵也說不定)。

我不死心,請他幫我把電話轉給 JR辦公室,我想機場那麼大,JR辦公室的人可能沒這麼勤快,一發現護照就把它送到 Lost and Found。果然,電話接通之後,我一說出關鍵字「Passport」,對方就立刻說出了我的名字。

這時我雙膝跪地,把食指往天上一舉(why?),多麼開心我終於可以開啟我與護照的重逢之路。

因為太想跟我的護照再相會,我跟對方說:「你等我,我現在就過去!」(心急的程度有如忍耐很久的阿兵哥。 ←why?

去過東京的人都知道,成田機場很遠,當天我搭早上十點的飛機,直到四五點才抵達位於新宿的飯店。

現在若又要立刻來回機場一次,我的東京首日行程,豈不是在體驗統聯司機的一日生活?

我左思右想,決定聯絡華航位於成田機場的地面代理。
我是參加華航的機加酒行程,機場有位會說中文的小姐,引導我們去搭機場市區來回的接駁車並會隨車來回;既然如此,照理說每天都會有華航的車子載著遊客進出市區各大飯店。於是我打電話請她明天上車時,順便把我的護照帶過來我的飯店。

這個方法奏效了。因為用中文溝通,對方很快就能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事情到此終於解決,此時即使護照沒在身邊,我也一點都不擔心,晚上就開始開心地大逛特逛。

隔天晚上,走完行程回飯店時,我雙手像賭神在搓牌似地走向櫃檯,神秘兮兮地問向櫃檯先生:

你好像有什麼東西……要給我吧!?

櫃檯先生一臉莫名奇妙,說:「你沒有任何東西寄放在這裡啊。」

我說:「沒有!?應該有一本護照啊!」

他很緊張地說:「小姐,你丟了護照嗎?」

我看他這個樣子,猜想他應該是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

也許是櫃檯人員換了班,而他並沒有被交代到這件事,只好把事情的原委從頭到尾再說一遍;也又因為他英文不太通、我日文很爛,繼昨天我跟成田機場各大部門都聊過一輪之後,現在又變成飯店全體總動員來跟我聊天。

最後,終於由一個高階主管查詢到,雖然我沒有護照留在櫃檯,但我有一通電話留言。

留言是那位華航的小姐給我的。

她說:她有去詢問機場的相關人員,他們堅持我的護照必須要本人領取,所以她沒有辦法幫我拿,還是要麻煩我自己跑一趟了。

Oh, no......

這整件事為我的人生帶來重大的啟示,就是「」慢慢來,比較快」。做任何事,匆匆忙忙地趕著做完,之後很可能都要重來一遍,或是花上比原來多上十幾倍的時間去修補它。

護照遺失記最後的解決方法是,我請華航的小姐幫我轉告成田機場的相關人員,我旅程結束後就會回到機場,屆時我本人會去遺失物中心領取我的護照,這段我不在它身邊的日子裡,麻煩幫我好好照顧它。

於是,我這段長達14天的旅途,跑遍了東京、日光、狄斯奈樂園、大阪、環球影城、京都但是,我的護照都不在我身邊。

更慘的是,我某一天又發現我連機票也不見了。

護照不見時還想說:喔耶,好險有先把夾在護照裡的機票拿起來了,要不然一次丟兩樣東西也太蠢了吧!(← 那年我真的很失智。)

旅途最後一天,我搭著成田特快(Narita Express)前往機場,心情非常忐忑,一邊想著終於要跟我闊別已久的護照見面,一邊想著不知道能不能順利拿到護照(還有拿到護照之後,機票也沒了,不知道能不能順利登機。我把自己搞得好忙!)

沒想到一下車,都還沒出票閘口,就有人要先看我的護照。(搭利木津巴士時也會在車上先檢查護照,只能說日本人很龜毛謹慎吧。)

我跟對方說我沒有護照,因為我的護照在 "inside!!!"
(雙手狂指機場航廈的方向。)

但是他聽不懂英文,認為我沒有護照就是非法入境,一臉嚴肅地叫我站在原地不准動。

遠方的官員看見我在跟他勾勾纏,又有兩三個人走了過來。

其他人來了,但還是沒有人聽懂我在攻撒毀,一致認定我沒有護照就是非法入境。這時我拿出我的舊護照,搭配我的「中華民國身分證」(只是想展現一下我很有誠意),指著日本簽證大聲說「See! Visa! Visa!」,然後雙手仍狂指機場航廈的方向說:

My passport! there!

快先讓我離開這裡吧,我拿到護照之後一切就可以真相大白了,在這之前不要把我抓走啊,拜託。

誰知道一下車就有驗護照這招,害我被卡在這裡。最後不知道他們終於聽懂了,還是我的誠意感動天(會嗎?),抑或是看在我拿出「中華民國身分證」的份上(這更不可能吧?),他們監督陪伴著我來到遺失物中心。

當我看見窗戶裡的先生,從保險箱裡拿出護照的那一刻,我都快落淚了。

終於找到了護照,事情卻還沒解決,因為我仍然沒有機票(十年前啦,所以沒有電子機票)。

這趟旅程不但丟了護照,被認為是非法入境,夜深人靜時還要擔心著我沒有機票究竟能不能搭上回程的飛機。

幸好機票是跟我哥一起買的,一個訂位代號就有兩張機票的購買紀錄,所有只要他的機票還在就沒問題(旅途中我哥常常做傻事被我唸,但都會被回嗆說「可是我護照和機票都還在喔!」)

順利拿到登機證後,我把登機證夾入護照。

終於能堂堂正正走入海關的那一刻,真是我目前人生中最令我驕傲的一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