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0年6月15日 星期二

不是每趟旅行,都有美好回憶

有時看到玩得很 high 的遊記,短短的旅程只有美好記憶沒有悲慘回憶,好像如果你要他為這段旅程打個分數,他會一路按燈按到25分,最後還會站起來舉起雙手另外再加給它十分似的。

我覺得這樣的人,一定是正面思考力量十分強大的哲學家。

也有一種不知為何要寫出來的遊記,從頭到尾都可以感受到濃濃的恨意。說國外很無聊店都很早關、海邊非常醜還不如去墾丁、餐廳沒有賣牛肉麵東西很難吃、每天都下雨搞得我心情很糟、有一天還莫名奇妙踩到狗大便,花大錢出國玩簡直是花錢找罪受。

我覺得這樣的人,一定是很有潛力上政論節目的批判家。
(寶傑你怎麼說?)

有人的「體質」就是不適合旅行,他可能很喜歡看旅遊生活頻道,但若要他脫離平時的生活軌道,他就會感到痛苦萬分。

我家的長輩就是這種人(但是他們不看旅遊生活頻道,他們看阿西阿嬌的台灣尚青),我媽不能接受出門超過一週的空白,讓她無法今天的衣服今天洗、今天的汙垢今天清;我爸不能接受每天都要吃飯店的豪華自助早餐,他早上就是要吃電鍋蒸的地瓜排毒養生餐。

除此之外,像是飯店的枕頭的太軟、蓮蓬頭的水柱強度太弱、當地自來水的水質有怪味、鮮奶沒有林鳳營的濃醇香……這些小事都會讓他們全身不對勁,巴不得立刻搭上噴射機飛回溫暖的家。

對他們來說,短短兩三天的旅行最剛好,長途旅行不是一種放鬆,是一種戰鬥。

然後有一天,這樣的人受到難以抗拒的引誘,也許是別人跟他說某某地方真的很好玩,也許是看到某某旅遊節目的介紹,也許是讀了某某部落格的大好評,於是他再給自己一個「也許可以放鬆」的機會,終於收拾行囊出了遠門。

結果,他就抓狂了。

世界上根本沒有一個大家都會覺得好玩的地方,就算有,也未必是你喜歡的好玩。你看 Janet 瘋台灣瘋得這麼盡興、看莎莎到處吃喝玩樂好不愜意、看浩角翔起嘻嘻哈哈到處玩,其實他們只是在盡他們的本分,盡量把一個地方包裝得很美好,不讓你看見它們醜陋的樣子。

出門旅行,總是有可能遇到衰事:壞天氣、壞人、不乾淨的食物、髒亂的環境、爛旅館但在螢光幕前,他們必須盡責地當個 high 咖,我相信鏡頭下的他們,每天應該都很想早早收工回飯店休息。

但是大部分人類的耳根子都很軟,受到一點外來的刺激就會開始一窩蜂。看了慾望城市就開始收集 Manolo Blahnik(到底知不知道這個品牌的由來?)跟流行就買了 iPhone(到底有沒有用到這支手機功能的一半?)看人家去了哪裡好像很好玩就跟著去(到底是被催眠還是自己真的想去?)

買了這個東西、去了這個地方後,真的覺得有那麼好嗎?

我喜歡出國玩,理想狀況是每3-4個月能出國一次,最好還能配合當地的特殊節慶或購物大打折之類的。

但我也是拿老闆薪水上班的,要出國只能配合國定假日加上自己的特休拼湊出長假,所以我都是上半年的二月(過年)、四月(清明節)、六月(端午節)很密集地出國玩,去年跟今年都還加上一次出差,於是上半年幾乎每個月都出國,上班族這樣搞,我自己是覺得累炸了(因為該做的工作量還是得做完才能請假)。

所以我並不特別羨慕那種「非常頻繁出國的人」,這麼常出國真的「還覺得好玩」嗎?尤其是看著他們一篇又一篇的網誌文章寫著在國外玩得多 high,我都會默默想著「你每天都這麼 high high high,真的有不 high 的時候嗎?」

再美好的旅程,一定會有一些小衰事。

電視沒播出來、部落格沒寫出來,但這是你一定要讓自己看見的。

我第一次出遠門到英國時,只看了一本薄薄的、介紹的很不詳盡的MOOK旅遊書就出門了,因為市面上也沒什麼其他選擇。那時別說有什麼旅遊網誌或網站,yahoo只有英文版本,奇摩還是奇摩,我家有撥接網路已經算是走在時代尖端了。

走了旅遊書上介紹的幾個景點,有些地方迷路很久就是找不到,有些地方因為書上推薦就去了,覺得很爛也怨不得人,總之我得到的資訊很簡單,做的決定也很簡單,就是去不去、怎麼去而已。

有出國就很好玩,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

現在各種遊記與旅行經驗談驚人的多,但也看不出什麼真實性與資訊性,A推薦一個地方,B又反推那個地方,網路世界就是一個超級羅生門。

寫網誌有一種很神秘的力量,那是現實生活中不太會顯現出來的自己,有時候它會是你真正想說的實話,有時候是你想讓別人這麼認為的夢話,有時候是你只是想發洩的「氣話」,現在,也往往是很多部落客與廠商勾結而形成的謊話。

漸漸的,部落格上的資訊變得很雜很難信任,找了一大堆的東西,最後竟然還要自行統計究竟哪種說法的人比較多。

到頭來,我還是看最原始的旅遊書,自己來決定我要去哪裡,一切還是從最單純開始。

好不好玩,每個人的感受都不一樣。

但沒有完全滿分的旅行,也沒有完全零分的旅行。

目前為止我人生中覺得最好玩的一次旅行,是到荷蘭、比利時、盧森堡、法國的超困苦旅行,旅程中每日平均花費極少,現在想起來那每天吃不飽穿不暖又累個半死的記憶依然清晰(肩頭都開始沉重了),但是發生了很多這輩子我大概再也經歷不到的事。

這趟旅程我從一開始就帶衰,買了從倫敦搭到布魯塞爾的歐洲之星特價票,當天竟然沒趕上車,只好多花50鎊再買一張。

行程中每天都住宿舍房型的青年旅館,一開始住4人房,因為只有半夜的時間搶得到洗衣機,我和旅伴們晚上睡前設定鬧鐘,輪流下樓去巡視有沒有空的洗衣機、洗好衣服把衣服拿進烘乾機、烘完再拿上來曬。

接著住了連我這矮子都快頂到天花板的「船屋」。

當時氣溫是下著小雪的零度,而船上水壓太弱以至於熱水出不來,我們三個人等於是在冰箱裡洗冷水澡,洗完之後,還輪流報告「剛才是怎麼洗澡的」(我本人邊跳邊洗澡,自以為可以產生熱能),三個人邊講邊抖邊詛咒船屋主人,一起在小小的船艙裡大笑。

「船屋」的房間在甲板底下,除了狹小以外還十分陰冷潮濕,我們每天都冷到把褲角塞到襪子裡面睡覺
(這樣一個床位就要25歐元,鹿特丹的住宿超貴的比阿姆斯特丹還貴)。
房間裡還有洗手檯。我們自備了洗碗精、菜瓜布、鋼杯、鋼碗、水杯、
大同電鍋的內鍋、砧板、水果刀、電湯匙……,這麼小的地方塞這麼多東西還可以用來睡覺,
世界末日來臨了我也有信心生存下去啊。
在阿姆斯特丹住的是16人房。我某個晚上吃了大麻布朗尼,身體輕飄飄到不行,回旅館洗澡時,蒸氣在我眼中都變成粉紅色泡泡,一直覺得耶穌就要帶領我上天堂,差點倒在浴室裡(拚命想著裸體倒在共用浴室裡被人發現有多難堪,用意志力奮力爬出浴室)。

好多人共住的超大房間,感覺很像女子監獄。
荷比盧的旅程結束後,我轉往法國住在朋友家,這下終於可以躺在軟綿綿的大床上。
可能因為之前太辛苦了,我這時卻開始發高燒,一整個禮拜都在生重病。

我生命中難得一次在法國跨年,就這樣發高燒躺在床上跨過了。

這樣像戰鬥營的旅行卻是我記憶中最美好的一個,有真的很衰的事情,也有真的很美好的事情。

雖然吃住過得很節儉,也遇到了很多衰事,但每天都可以看見超漂亮的風景。
人生中發生意料之外的事佔絕大部分,旅行也是。

美好的旅程,是很需要自我感覺良好的。

一段旅程開不開心,就看你能不能「樂在其中」,遇到好玩的事開心,不好玩的事也可以笑著說「太無聊了吧」、「太爛了吧」、「太糟糕了吧」,偶爾拿出來當笑話罵一罵,就過去了。

畢竟,可以出國玩,就已經很幸福了。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