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09年4月25日 星期六

那一年,我在瑞士都搭計程車

瑞士實在是人間仙境啊!

瑞士是個消費很高的地方,也是個非常囂張的國家。

雖然它加入了歐盟,但他不但仍使用自己的貨幣「瑞士法郎」,還有自己國家的簽證,(深根與英國學生簽證可入境觀光,但在瑞士留學就要另外辦瑞士簽證 ←這是2003年的事了),因為實在太貴,所以我去洛桑時選擇住在一個非常偏遠的旅館,地點位在高速公路交流道附近,我 check-in 時,櫃檯的人聽到我走路來還十分不可置信。

我逛完街準備搭公車回旅館,才發現它竟然偏遠到 「晚上七點以後」就沒公車!

旅館離市中心約莫有公車16站的距離,我本來想發狠用走的,因為歐洲的夏天大概晚上10點才會天黑也不用太害怕,不過大概走了七站,途中還經過超荒涼的墓地,終於讓我認清現實,確定用走的是走不回去了。

翻出旅遊地圖,上面竟然有計程車的叫車電話,在台灣幾乎沒在搭計程車的我覺得這也太酷了吧,竟然可以用叫車的,回台灣後也才知道台灣早有了(再強調一次,這是2003年的事了)

就跟台灣一樣,電話裡有個接線小姐問我我現在在哪裡。

這個問題問得非常好,因為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哪裡。

我只好用一種 「被綁架好不容易逃出來」的心情,觀察附近的地標,以及用我僅有的法文單字量隨便亂說,說我在某某個火車站附近、附近有什麼地標、連最近的公車站牌叫什麼名字、有哪幾線公車經過諸如此類的爛線索的提供給她了(保持通話根本應該找我演才對),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堅信自己會說法文,要跟她持續對話下去。

因為,我有太多打電話時,對方受不了我的爛外文就直接掛我電話的經驗,為了成功回到旅館,我一定要努力。

人的潛力無限,亂說一通的情況下,到最後我們竟然也達到共識。

我在原地等半天,雖然已經八九點了天還亮得不像話,但我還是心慌慌……


該不會,我們剛才根本溝通失敗,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喜孜孜吧?
該不會,接線小姐根本沒在聽我講話,隨便呼嚨我的吧?
該不會,我隨便亂講個地方,結果人家根本完全找不到吧?

不遠處,突然來了一台計程車,它就停在路邊畫白線的停車格裡,司機還下來東張西望,我多希望這就是來載我的計程車,但我想,他也像台灣司機一樣,只是累了要睡覺要吃便當,應該不是要來載我的。

不然,他幹嘛停在畫白線的停車格裡!?方圓一公里只有我跟他兩個人,如果是來載我的,應該會停在我面前。

為避免尷尬,我盡量不要跟他眼神接觸到,就讓他好好地休息和吃便當吧。

我自導自演一齣 「我在等人」的戲碼(在這荒郊野外嗎),假裝跟計程車一點關係都沒有。

司機先生持續東張西望了一陣子,也許他也覺得我不像一個會在「瑞士」、用電話叫計程車到這種鬼地方的咖。

忍耐尷尬的比賽最終是我得到勝利,因為司機大哥率先朝我呼叫了。

Mademoiselle, %^&(   le taxi?
(之類的,重點字聽懂就好)

蛤?是啊、是啊,是我的taxi
雙方終於都不再演戲,我帶著「肉票被成功挽救的心情」奔跑過去。

然後他指責我說,「叫了計程車就應該在計程車格旁邊等,怎麼可以跑這麼遠!」

他用力指了指地上跟台灣的停車格長得一模一樣的白線格,還有旁邊的站牌;我這才發現這些公車站牌裡其中一支是「計程車站牌」,對照我的旅遊地圖,地圖上面不僅有標示大眾交通路線,也有標出這種「計程車站牌」!

縱使我有千言萬語,想辯駁說「我哪知道你們計程車跟公車一樣還有設置站牌和停車格,我們台灣隨招隨有呀!」但我當時只想趕快回旅館,就二話不說的上車了(實在也是因為這兩句的法文太難,不知道怎麼說)。

由於我已經會有車費超貴的心理準備,我告訴自己上車要不斷的找司機攀談,省不了交通費,就把它當作法語會話課的學費好了。

但,後來因為我實在說不出幾個完整的句子,他就一直跟我說明瑞士地理環境。

在瑞士有四個語言區塊,所有著名景點和路邊都是四國語言並排,再加上英文,全部都看起來密密麻麻的,所以我約略問了幾個相關的問題:

「我覺得你們瑞士很奇怪,分四種語言區,不會很混亂嗎?」

後來他像是在開個人座談會似的,解釋了一大堆,讓我感覺到原來不只是台灣,連瑞士的計程車司機都很多話。

在他幫我上了一堂地理課之後,15分鐘左右的車程旅館就到了,車資大概是台幣六七百塊,其實比我想像中的便宜一點,真是好險。

隔天,我明明知道七點以後就沒有公車了,硬是又逛到錯過時間,又搭了計程車。不過這次就順利多了,雖然又繳了了一次法文地理課學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