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09年4月27日 星期一

那些腦殘的英國年輕人們

















有些地方,去過五天之後會回味無窮、以後會想一去再去。
有些地方,去十天是為了體驗當地生活,白天去市場、黃昏去散步。


有些地方,去一個月是要像當地人一樣生活、順便可以上演戀愛沒有假期。
有些地方,去一年,會覺得寂寞覺得冷,每天一張開眼睛發現自己怎麼還在這裡,就會很膩。

決定要去英國倫敦一年之前,我何嘗不是興奮雀躍,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PS. 我有讀書),期待我可以開始一個人在異鄉的美好生活,每天煮自己想吃的東西、把房間佈置成自己喜歡的樣子,早上一出門可以跟對門的英國老太太寒暄問好,週末看音樂劇、晚上去SOHO、有機會可以去聽Cold Play演唱會、每天晚上都可以看英國腔的電視劇。

久而久之,這堆以前夢想的事,都不如讓我眼下立刻吃到一盤蚵仔煎來得美好。
而且,時不時地還要對付一堆白痴年輕人。

※以下有情緒性言詞,不想看到髒字的讀者請勿觀賞。

1. 我巴你,我真的巴你。我巴你,不在乎,你是誰。

在倫敦比較偏僻的郊區或是倫敦以外的地方,偶而會聽到「Fxxk you Asian」、「Chinky」(清客,對Chinese的貶意)之類的字眼,第一次聽到會感到十分憤怒,是立刻想撲上去與對方扭打的那種憤怒,但漸漸地我了解到,會把這種話講出口的通常不是低知識分子就是白痴年輕人,就不想跟他計較,因為比較有水準的人是不會把這種話說出口的(都偷偷藏在心底)。

那一年英國很流行一個愚蠢的遊戲叫「巴巴樂」(Happy Slapping),至於有多happy呢?就是冷不防地呼你一巴掌,在你還在恍神的時候,另一個人就把你癡呆的表情拍下來,接著就是無奈地面對對方的一陣狂笑!以下是幾年前的奇摩新聞報導。

=========================================================

英流行呼巴掌  少女被打昏

當街突然對不認識的路人打耳光或打頭,並將過程用手機拍下來跟朋友傳閱,這是英國青少年最近正風靡的「巴巴樂」(happy slapping),上周十六歲的少女貝琪.史密斯就成了這股歪風的受害者,她被打到昏迷不醒住進醫院。

貝琪住在曼徹斯特郊區的布萊克利,本月九日她在住家附近遭到攻擊後昏倒在街上,經人發現後送醫,醫生診斷她受到嚴重腦震盪,腿部神經也受損。貝琪現已回家休養,但她走路仍需要拐杖,未來可能還需要進一步的復健治療。

更過分的是,貝琪遭到毆打的照片竟然被放在網路上供人觀賞,特別是在貝琪所唸的普藍特中學,幾乎全校學生都看過這些照片,連貝琪的十三歲弟弟也不例外。警方說,涉嫌行兇的也是一名十六歲少女,她已向警方自首並獲交保。

據調查,「巴巴樂」這股歪風是去年起從倫敦南區吹起的,現已流行到了英國全國,青少年隨便在街上挑個人,一人上去巴人家一巴掌,另一人則用照相手機把畫面拍下來。它最重要的元素,就是一定要拍下受害人被打第一記巴掌的驚嚇表情;有人認為,一些爭議性的電視節目如「蠢蛋搞怪秀」(Jackass),是導致這股歪風的禍首。


=========================================================

那一天我陷入史上最低潮:掉了三百多英鎊(約兩萬多台幣)→ 隔天又掉了公車月票夾(前一天還安慰自己說「好險!月票還在」) → 打電話回家請人幫忙掛失信用卡,才知道爸爸生病 → 去超市買平常在喝的豆漿竟然也全部Sold out。是個被十個衰鬼附身的時期,我一個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思考我未來的人生何去何從。

宿舍附近總有些死小孩愛在那邊群聚叫囂,要不然就是死小小孩躲在陽台對著路人噴水槍,我向來就是你不犯我、我不犯你,反正是你們國家未來的主人翁,不關我的事。

突然,有人從後面朝我的耳朵重重巴了一記,其中有個人還在我前面大吼一聲。真是一巴掌驚醒我夢中人,嚇得我屁滾尿流失了魂。我有種瞬間失聰的感覺,眼睛看到面前的青少年拿著手機對我拍照。

你他媽的西英啊ㄅㄡˋ!!!!!

說痛也沒多痛,臉頰很燙是因為不爽到極點,而且三五個白人青少年還不斷在我面前尖聲怪笑、一邊像猴三仔一樣跳來跳去。我狠瞪這一群人十秒,就若無其事、冷靜地繼續往宿舍的方向前進(因為我猜他們就是想看你嚇傻了的畫面,你愈被嚇傻他們愈爽,絕不能讓他們得逞,所以一定要演上一齣「你們真活像個白痴」的戲碼,但其實心裡很害怕他們衝上來圍毆我,腳步有偷偷加快…),我拿出我的手機立刻要報警,才發現我根本不知道英國報警要撥幾號?

一路冷靜地走回房間,也懶得和舍監報告這件事情,直覺認為他不是會袒護他們,就是會先質問我是不是先挑釁對方。直到回到房間、關起房門才開始放聲大哭。



我為什麼要花幾十萬、來這他媽的國家、唸他媽的書?
我為什麼要被這些吃屎拉飯的爛貨呼巴掌?
我為什麼不能直接飛踢他臉而要默默地被欺負?



也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仍然不能平息我的怒氣,被打的耳朵還是嗡嗡叫,身上還是沒錢,也一堆證件等著要重辦,而且還是要跟那些行政效率超慢的銀行、學校、倫敦交通局一堆超笨的單位再次交涉辦好這些證件。

有種你下次就去巴巴看賓拉登還是蓋達組織,看他會不會把炸彈塞到你屁眼裡。

Fxxk you British Teenagers!(讀書人也是會罵髒話的)

2. 你為什麼要這樣尿我?

打電話跟朋友說我被路人呼一巴掌這件事,她安慰完我後叫我晚上去找她,她煮大餐請我吃。

前往朋友家的路上,我還在思考「英國真是一個教育失敗」的國家這件事,原本乾燥晴朗的夜晚竟突然下起雨來了。

可是下雨的區塊很小,「雨」也呈不自然的軌跡,根本不是從天上下下來的。

抬頭一看,原來是屋頂上有一群黑人小孩朝著我尿尿。而且還是「群尿」,真想不通他們是一起喝了多少水、一起忍尿多久,才能爆發出群聚這麼多人、持續這麼長久的「驚人尿量」,這般波瀾壯闊的情景,只差沒有馬友友幫他們配背景音樂。

當然他們看見我朝這裡走過來,就開始激烈地晃動「水管」,想從很遠的地方就噴到我。還好我平常就被宿舍附近用水槍朝我噴水的死小小孩訓練有素,躲水柱就跟躲子彈一般,管你的尿有多強勁都尿不到我。我冷靜地目測出他們的「尿道軌跡」,輕鬆躲過這群人的攻擊,也因為他們沉不住氣、太早就開始尿,我走到離他們最近的時候,他們的膀胱中的儲尿量已經見底,可以說是「前尿盡棄」

上禮拜又看到一則新聞,說日本青少年沒事去毆打路邊的遊民、把人家打個半死,也「只是覺得好玩」;有一次我去台北西門町,一群國中生在人來人往的廣場上朝著路人發射沖天炮、看別人被嚇個半死他就很爽,實在是讓我無言到極點。

我現在覺得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就是聚集起來亂搞的「Teenagers」,不論是在哪個國家。


2 則留言:

  1. 旅行常擔心遇到這種的,沒惡意,卻很擾人。

    回覆刪除
  2. 旅行常擔心遇到這種的,沒惡意,卻很擾人。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