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6年3月25日 星期五

2016沖繩馬拉松,我最驕傲的獨處時光


時間是下午兩點多,我從早上九點一直跑到現在。
而我還在繼續跑著。

進入「榮光的終點」,終於看見運動場上的跑道。
這是漫漫長路的最後200公尺。

嘿,42.195公里,我要征服你了喔!


場景拉到去年11月,東京新宿街頭。
喧囂城市的角落裡,我正為一段失敗的感情哭泣著。
一邊掉淚一邊拿出IPAD,用書店裡微弱的WIFI,上網報名了2/21的沖繩馬拉松。


11/29,我去宜蘭冬山河跑了21K,那個月的運動量幾乎是零,但我竟然跑出了個人最佳成績。
在此之前,我已經跑了10年。

即使我跑得很慢、進步很慢,可這更證明了跑步這件事,沒有奇蹟,只有累積。

你很努力做著一些事,即使你不確定自己可不可以辦到,你好像從來都不可能準備好。

但當那個時間點到了,你也只能「管他的,拼了啊!」

你當然不可能完全準備好。
但這並不代表,你可以不全力以赴。

做第一份工作是這樣,第一次一個人旅行是這樣,第一次去國外生活是這樣,第一次在陌生國家打工是這樣,第一次跑馬拉松也是這樣。


上次跑全馬是2015年的渣打馬拉松,我大約跑了6個半小時。因為那場賽事沒有在6個小時以內通過終點就沒有完賽紀錄,所以也不太確定我究竟跑了多久,但大約在35公里以後,我就完全跑不動了,連走路都有困難(接下來的24小時,連下床都有困難)。
第一次跑全馬的感想在這裡:想放棄的那一刻

這次沖繩馬拉松也沒有太多準備時間。一般正規訓練應該要4-6個月,我大概在12月下旬才開始10公里以上的練跑;照理說跑前是休息週,我在比賽前兩週跑了快100公里。


除了跑步,也嘗試了不一樣的運動,包括上飛輪課(練心肺)、TRX懸吊課程(練肌力)、還參加了兩天一夜的爬山活動(水漾森林)。其中爬山最累,真要比較的話,我覺得爬山比跑全馬還累,因為要背著幾公升水以及過夜裝備溯溪攀岩,那天晚上還整夜下大雨,人生中我第一次體會到在大雨中撐傘尿尿的滋味,睡在帳篷裡還要應付不斷滲進來的水。


如果此生有幸遇到爬完百岳的人,我真的要向他們下跪。
小妹不才,區區跑完全馬又算得了什麼。

關於沖繩馬拉松


沖繩馬拉松並不是大家比較熟知的那霸馬拉松(12月第一個禮拜日舉辦),沖繩馬拉松在每年2月下旬舉辦,地點位於中部的沖繩市(Koza)。

這是一場歡樂無比的馬拉松賽事,一路上,熱情民眾加油不斷,有著吃不完的糖果餅乾,水和運動飲料是最基本的,能量飲、香蕉、養樂多,連飯糰、蕎麥麵、剉冰都拿出來招待了,路邊的加油團多到排成人龍。


經過美軍嘉手納基地是我最high的時候。這個美國空軍基地平常不對外開放,但參加沖繩馬拉松的跑者卻可以到裡面繞一圈。跑到這裡的時候,身上沒戴錶的我一直很擔心我會被關門(6小時15分沒跑完就會被回收車載走),但我竟然在這裡超過了5小時30分的PACER(領跑員)。

這意味著,我成功完賽應該沒問題了!

若問我有什麼繼續跑下去的動力,我的方法很簡單。
就是在覺得自己快跑不動的時候,持續想著「傑森在追你」、「貞子爬到你腳邊」、「侏儸紀世界的變種恐龍就在你後面」、「你現在不繼續跑,身上的炸彈就會爆炸」!


42公里,很難,真的很難,最後能支撐你跑下去就只有意志力而已。
尤其當你覺得天國近了的時候,更要想著那些充滿恨意的事情,然後用盡你所有的力氣,衝過它、超越它、打破它!把所有的怨氣都在這一刻全部發洩出來吧,你比你想像中的還要更為強大!

我本人的外型一直是圓滾滾的,臉圓,身體也圓。
有幾個朋友不叫我名字也不叫我恰吉,就叫我小叮噹。
即使跑步跑很久了,身材也沒什麼明顯改變。

朋友曾問我:「你真的有在跑嗎?也不覺得你有變瘦啊。」
然後跟我一起吃了一頓Buffet,才知道事出必有因這句話的道理。

有天量體重,卻發現令人吃驚的體脂數字。


原來我外型看起來像小叮噹,事實上我是個真瘦子啊。
(這數字只是曇花一現,現在又回到20好幾了。)
(能當假瘦子,誰要當真胖子?)

這幾個月以來,身邊發生很多難過的事。
跑步的時候,腦海裡出現那些久未聯絡卻在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們的臉龐,他們在我面前說出令人痛徹心扉的過往說故事時的嘴角銜著一抹淡然的笑,透露出「這就是人生啊」的無常,眼角卻閃爍著淚光。

儘管喉頭一陣苦澀,我專心聽著自己的呼吸與心跳,不斷地邁開步伐向前跑著。

想起電影《猜火車(Trainspotting)》的片段,想著我們這一代漸漸成為了「上一代」,但人生仍舊處於chaos的狀態,不知道現在的自己該直走還右轉。

想起前陣子多麼荒唐的自己、想起突然離開這個世界的那些人們、想起那個好不容易來到這個世界卻患有病痛的孩子、想起那些好多好多難解的人生課題…

情緒好複雜。有時告訴自己後面有鬼在追,有時想到這些那些又不知現在的悲傷是為哪樁。

而身旁是成千上萬的陌生人不斷地吶喊著

「がんばれ!がんばれ!」
(加油!加油!)

我很累,我真的很累,但我要繼續往下一步邁進。
因為只要繼續前進,風景就會一直改變。

用盡全力衝過終點線時,我全身的細胞都在痛著。
但跑道旁的人我都在為我歡呼。

完跑的那一刻,我沒有尖叫或大哭,只在心中默默地謝謝我自己。
跟著人潮走了出去,沖繩的午後陽光曬在我臉上。
感覺,好像只是剛看完一場很長的電影。


回頭看看那寫著FINISH的拱門,眼裡有著Pi目送著理查帕克離開的感傷。

也覺得自己還能正常走路真是不可思議。

朋友跟我說,她認識一個人今年去跑東京馬,5個多小時就跑完了。
我說:「5個多小時?我也跑5個多小時啊。」
她說:「你不能跟她比啊,人家年紀大你很多呢。」

年紀大?這跟跑快、跑慢可沒有什麼直接關係喔。
我今年34歲,我比18歲的時候,跑得更快、更久,體力變得更好。
我年紀愈來愈大,卻親眼見證自己體力的進步與肌肉的變化,也變得更有智慧、看過更多這世界的美麗與憂傷。


我有足夠的經濟能力和自由去到我想去的地方,我足夠成熟去承受我當下的每個決定,也仍舊有足夠的韌性去達成我小小的夢想。

I’m old enough to know better.
Also, I’m young enough to do it anyway.


跑完馬拉松,我像是電影中的伊旺麥奎格一樣,處在海洛因的極度high與退藥後的極度痛苦之間。

Choose life. Choose a job. Choose a career. Choose a family. Choose a fucking big television, Choose washing machines, cars, compact disc players, and electrical tin can openers…
影片原文可參考這裡


有多痛,跑過才知道。
有多high,也是跑過才知道。

7 則留言:

  1. 終於出現了,讚!

    回覆刪除
  2. 謝謝妳的文字分享。
    人生不管幾歲或何時都會有第一次的嘗試的機會
    這樣思考心情又能回到原點
    想就去做吧~

    回覆刪除
  3. 太太太喜歡你的文字了
    看完的當下也覺得自己被療癒了
    謝謝您!

    回覆刪除
  4.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為你拍拍手!

    回覆刪除
  5. 好開心看到新文章,謝謝你觸動了我心底的勇氣。

    回覆刪除
  6. 好棒!
    我47歲,比我20歲當兵時跑得更遠。
    看了妳的文章,2月19日,沖繩馬拉松我一定完成這場人生初馬!

    回覆刪除
    回覆
    1. 加油!說不定你到67歲還可以破PB!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