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3年5月21日 星期二

跟日本人一樣有禮貌,好嗎?

眾所周知,日本人是個很有禮貌的民族。

例如,走進商店買東西,離開時店員一定是雙手奉上包裝好的物品,加上一個九十度鞠躬。
例如,搭公車,司機會耐心等候你上車買票、下車站穩後才開車。
例如,要買去日本的機票時,在意服務品質的人,首選一定是日籍航空公司。
例如,去日本的名牌旗艦店,不管你穿的多隨便,服務員一定是竭盡心力、亦步亦趨地服務你。
例如,有好幾次我從小民宿check-out後,櫃檯人員仍幫我提著行李一路送我到旅館外,即使我已經走到巷子口了,回頭還可以看見他們在跟我揮手道別。

但是,這種「太禮貌」的民族性,也多多少少讓他們吃了一些虧。

去香港時,我去中環排隊搭纜車上太平山。傍晚時分,這纜車從買票到真的搭上車起碼要等一個小時,所以纜車到時大家都是一擁而上,否則根本就搶不到位子。

香港有許多來自台灣、日本、韓國、中國的遊客,中國人當然是一馬當先,運用「我們什麼沒有,就是人最多!」以及「扭斷高雄打狗領事館蠟像兩根手指頭」的氣勢,車一到就是踩著眾人的屍體前進。

在地的香港人也不是好欺負。廣東話本來就聽起來比較兇,要真的火大起來,每位小姐都可以立刻變身洪興十三妹,你看他們電影名稱不是「古惑仔之戰無不勝」就是「古惑仔之猛龍過江」,就知道他們不是好欺負的。

韓國人更不用講,因為他們覺得太平山的纜車是韓國人發明的,你不讓我們先上車,這有天理嗎?

雖然我心裡也在吶喊著「咱呆灣狼不通輸!」但討厭人擠人的關係,何況站著搭車也沒差,看一群人往前面擠我反而迅速往後退(不然也是等著被踩)。

退無可退的時候,竟然看到幾個可憐的日本人一直對著四週的人群猛講ごめんなさい、すみません(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別人去推擠他,日本人反而覺得是自己的錯,好像他乖乖排好隊想魚貫上車是件大錯特錯的事,不趕快擠上去就是擋路,擋到別人的路就是不對,所以猛說對不起。

這種「娘家」的委屈戲碼竟然由日本人來演出,在異鄉見此情景我都快流淚了。

纜車剛到站,一群人就往門口擠去,還好纜車設計的上下車的月台不一樣,要不然誰管你先下後上。

日本人有排隊的良好習慣,但他們在某些小地方也有邪惡的一面。
例如,他們在交通工具上不太讓座(但還是有人會讓),以及帶著小朋友出門的父母不太制止他們的小孩在公共場合肆意吵鬧。

為了好好坐著,厚臉皮與裝睡都難不倒我。

觀察日本的電車,會發現許多驚人的情景。
尖峰時刻乘車時,幾乎沒有一個人的臉是平整的,大家都變扁臉族,因為每個車廂都被擠到爆。
上車之後,會看見滿坑滿谷的乘客(尤其是年輕女生)一上車就在瘋狂按手機;如果有按手機的打字速度測試的話,日本女學生一定人人都有甲級證照。
電車上沒有明文規定不能吃東西,但很少人在吃東西。
有勸導電車上手機要調靜音,他們就真的很少在電車上講電話。

但如此處處為人設想的日本人,竟然很少讓座。

我是不知道不讓座是基於「日本老年人身體超勇健」的關係,還是覺得「有需要的人自己會開口要求讓座」,但是年輕人不讓座是真的還滿理直氣壯的,即使坐在博愛座上也照樣與同伴嘻嘻哈哈,似乎是沒有一點「我是不是該站起來了呢?」的猶疑。

大概是對日本人的禮貌有了刻版印象,第一次在公車上看到老年人上車,對全車竟然只有我讓座這件事真是感到十分驚訝!(原本的打算是,以為日本人會更搶先去讓座,照理說是輪不到我的,沒想到我如此輕易地搶到第一名,反而有一種「我吃虧了」的情緒悄悄滋生


東京地下鐵(東京メトロ =Tokyo Metro)從20084月起製作了一連串的幽默的電車禮儀海報宣導,上圖是其中一張。「家でやろう = Please do it at home = 請回家再做」,圖的內容除了讓座以外,還包括不要在電車上化妝、嬉鬧、講電話等等。

萬惡父母 + 死小孩=天下無敵。

這件事也是我在日本搭電車時發現的,當然惡魔小孩是全世界都有,但日本媽媽處理的方式也太奇妙。

日本媽媽們帶著小孩一起出門,在電車上媽媽們很開心優雅地聊天,而小孩們則把車廂裡當作玩具反斗城,瘋狂地跑來跑去、放聲尖叫。

雖然我努力催眠自己想著:「啊,好天真活潑的小孩!」但我深刻感覺到,全車廂的乘客都在用念力催促媽媽們趕快制止惡魔小孩可怕的舉動。

沒想到,兩位媽媽只是不斷彼此稱讚對方的孩子:

「你看看,你看看(是菲姐嗎),你們家太郎,真的好~可愛喔!」
「哪有,你們家hiro醬,才真的是很活潑呢!」(小孩尖叫)「啊,你看,他的聲音多麼洪亮啊,是像爸爸吧?」(小孩動手去拉扯別的乘客)「哇,你們家小孩都不怕生,教得真好哇!」

不知道日本媽媽的教育方針是不是「愛他,就要給他自由。」,還是日本民眾對小孩調皮有很大的包容力?但根據我的觀察,台灣媽媽在公共場合時,即使在跟別人聊天,一旦小孩做出惡魔性舉動,通常都會一秒飆罵的(不管是真心阻止還是做做樣子)。

可是日本媽媽都很優雅,頂多用林志玲的語氣 + 孫芸芸的氣質輕聲說出「だめですよ!」(不可以這樣喔!)對比我常在台北捷運上,看到台灣媽媽會在小朋友身上裝上一種類似狗鍊牽著走的東西,只能說日本小孩真是無憂無慮啊。

所以,日本人在電車上的一生,是小時候不斷地吵鬧中學時一上車就瘋狂按手機當上班族時每天被擠到臉扁掉中年人時每晚喝到爛醉搭最後一班電車回家。

而老年時最可憐,就是你搭車時,都沒有人要讓座給你。

結論竟然是這樣,報告完畢。

1 則留言:

  1. 去日本玩過幾次也發現他們不太讓座,蠻驚訝的,或許是因為他們沒有全民狗仔或者不流行人肉搜索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