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3年3月18日 星期一

最完美的旅行,是能夠平平安安回家

如果有一條新聞在短時間內不斷曝光,我就會開始避免看新聞和報紙。
不然每日一爆,加上一堆政論節目還要「抽絲剝繭」,煩都煩死了。

所以昨日才聽到友人說起最近幾起恐怖新聞事件。
聽完我深深感到,「這世界上的壞人也太多了吧」。

尤其是那起發生在加州的華裔女學生命案,更讓我這個硬漢從腳尾冷到頭頂。
這新聞非常不適合常常一個人旅行的女生閱讀啊。

友人還加碼告訴我轟動一時的「黑色大理花懸案」以及日本「裂嘴女」的故事。

回到家後,半夜12點洗完澡,我不禁好奇地搜尋起「黑色大理花懸案」的相關消息。
把大部分的資訊都看過一遍,我後悔到了極點。現在的網路資源也太豐富了吧,連照片都可以搜尋得到。

看了這些照片,今後的人生是要我怎麼過下去呢...
(你現在...也想搜尋了嗎?)
(你確定嗎?)

關上電腦,準備睡覺,這才發現我有點不太敢走出房間上廁所,也不太確定今晚是不是可以關燈睡覺。
我突然感覺這世界充滿了危險。

七夜怪談裡的主角不就是因為開始調查懸疑事件,之後就被殺了嗎?
那我會不會也被盯上呢...可是你沒有七夜怪談的主角那麼美啊。)

還好,一覺醒來,我還活著。
我還是一條硬漢。

一人隻身在外旅行時,我是非常注意自己安危的。
一般說來,會讓旅人「害怕」的因素分為兩種,一種是怕住旅館時遇到鬼,另一種是怕旅途上遇到壞人。

比起遇到壞人,我比較不怕遇到鬼。
曾經有一次在睡夢中,感覺到床底下一直有人(或東西?)在敲,惹得我一度想爬起來開燈看床底下究竟是怎麼回事(腦中還閃過跟床下某東西「四目相對」的畫面)。

但因為我實在太累了,只想趕快睡覺,當時只心想著「不管是人是鬼,就讓他敲吧,我睡我的就是了」。
竟然就懶得起來看。

那時間有一條很轟動的社會新聞,就是某汽車旅館的房間裡,床底下放了一具屍體放了好幾天。
我聽到怪聲的第一時間,立刻想到這條新聞。

隔天醒來的第一件事,我從棉被裡面探出頭來、披散著頭髮往床底下看去。
(想嚇我?看看誰嚇誰。)

如果會看見咒怨裡的小男孩,我好歹可以問問他「昨天為什麼要吵大姊姊睡覺呢

然而,床底下只是空空如也。
也太讓人失望了吧。

但,我非常怕遇到壞人。
畢竟現代人壓力太大,世界各地最不缺的就是神經病,有持槍到校園裡掃射的,有拿著刀到街上無差別砍人的,還有大大小小的強暴與殺人事件,這些事情的確常常都在發生,不要以為「我才沒這麼衰」就不可能會遇到,凡事都要自己小心再小心。

我一個人旅行時,會遵守幾個原則:

1)
盡量在晚上九點前回旅館。
我在國外會比上班時還早睡早起,常常不到早上八點就出門了。我已經脫離「玩到很晚捨不得睡、逼迫自己早起、每天累個半死」的旅行模式很久,現在喜歡「早點出門、早點回家、每天睡飽」的行程。因為很早出門,也不會少玩到什麼。請注意,晚上一個女生實在不宜外出,不管再安全的國家都一樣。我去北非時,只要發現快天黑了,就會產生「喪屍快要出來了」的想法而立刻回家,畢竟,我不想跟威爾史密斯一起變成傳奇呀。

2) 不去危險的地方,例如夜店或酒吧。
我本來就不是個夜店咖,即使國外的某某夜店再有名我也不會去。一個女生去夜店實在不是個明智的選擇,即使是跟當地剛認識的旅伴(不管是外國人還台灣人)一起去也不建議;畢竟,知人知面不知心,跟剛認識的旅人閒聊可以,但還是要保有一定程度的戒心。

3) 回旅館房間後立刻鎖上房門,扣上安全鏈/防盜鎖。
鎖上房門還不夠,因為飯店的人一定有備用鑰匙/房卡可以打開,所以還要扣上安全鏈。我很神經質,幾次洗澡時總覺得自己進門時好像沒有扣上安全鏈,當聽到外面傳來很大力的關門聲,就會懷疑是不是有陌生人進來我的房間?那我洗完澡出去時,床上是不是已經有個人在等我了?可是我沒拿衣服進來換啊要裸體走出去這可怎麼辦!(事實是,根本沒人進來,房間隔音太差了而已。)

4) 不要跟陌生人說話。
長得再帥也一樣,帥界裡也有大變態,搞不好德州電鋸殺人狂每天也都被自己帥醒啊。通常,你可以很容易地判斷對方是單純地問路還是有別的目的,對你主動獻殷勤的都不會是什麼好東西,例如一直跟你說「空尼吉娃」、「你好」的路人,通通不要理他。頂多跟他們傻笑或哈啦幾句,千萬不要傻傻地跟人走;捷克都有假警察會騙你的罰金了(但他們的制服是哪來的?去青龍借的嗎...),我不相信會無緣無故主動接近你、熱心地說要帶你去哪裡的人會只是出於純粹的善意。

5) 如果路上沒有人且路燈昏暗,在最短的時間內跑步回家。
有幾次住宿的地方是完全的住宅區,又不得已快在接近午夜時才回家,路上靜悄悄地一個人都沒有,而一路上的燈光十分昏黃,如果在這個時候出現什麼歹徒,我就只能跟他肉搏了。反正在路上慢慢走也是自己嚇自己,這時我會使出長年慢跑的訓練成果,一路跑回家。這個方法時常被我的朋友唾棄,因為他們說「老娘玩到這麼晚才回家都快斷氣了,還要我跑步是怎樣?」可是不跑我心慌慌,天這麼黑、路這麼暗,雷神索爾突然掉在我面前都有可能,何況是不知躲在哪個角落裡的人呢。所以,我每次還是會咬著牙跑上這麼一段。

我一直以為女生一個人旅行總是比男生吃虧一些,對於安全要更加謹慎小心,每個月還要應付大姨媽的來訪也很麻煩;但最近看了「深夜特急」這本書,作者澤木耕太郎提到他去曼谷時,飯店的小弟一直來敲他房門的事(以下節錄原書內容):



小弟問:「要不要女人?我這裡有好女人喔!」
我不要,我像神學院優等生般地斷然拒絕。

「才五十美元唷!」
五十美元!那可是我10天的旅館錢!我開玩笑地揮揮手。

「四十美元的也有,會說日語。」
我來曼谷又不是為了聽日語。

「三十美元吧!會說英語。」
我還是沒答腔。

「二十元。只說泰國話。」
我還真不知道女人價錢會因語言能力而有所不同。我依舊沉默著,小弟索性說:

「好吧!十元的如何?」
我真服了他的執著,雖然知道他的推銷是為了要賺取佣金,但我還是覺得生氣又委屈,大概,單獨入住這裡的日本人都會找女人吧?
小弟繼續黏著我不放。

「為什麼不要?你討厭女人嗎?」
我不知該回什麼,若我說「沒錯,我討厭女人」,搞不好他會開始跟我推銷男人。

沒辦法,我只好隨便扯個理由:「太貴了,我沒錢!」

小弟立刻反擊。
「東京不是要一百美元嗎?十元哪裡貴了?」
我差點想跟他道歉。他一定是聽其他日本旅人說的,他們大概也是想宣傳一下國情吧。



我看到「我差點想跟他道歉」這句時,忍不住大笑出聲。
作者在旅途的一路上都找便宜的旅館住,不管多破爛,只要便宜就好;因此他住的好幾家旅館都是所謂的「招待所」,常常都會遇到類似上述的情況。

好險,身為女性旅人,至少一定不會遇到這種推銷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