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3年2月26日 星期二

搭飛機目睹之怪現象

飛機前輪觸地,一連串的「咖咖咖」聲連珠炮似地響起。

那是解開安全帶的聲音。
當然,繫緊安全帶的燈號還未熄滅。
我想,這些人的膀胱應該都快霹靂星球爆炸了吧。

飛機後輪觸地,各式各樣的 jingle 此起彼落地響起。
那是手機的開機聲。

早兩年,以 Nokia 的內建開機鈴聲「噹朗噹噹噹」為主流,每次下飛機,左鄰右舍都會齊聲響起「噹朗噹噹噹」。那畫面實在是超壯觀的。

在,智慧型手機的開機鈴聲很多種,聲音就顯得十分凌亂,how sad

重點是,現在也還不到可以開機的時刻。

我想,這些人都一秒幾十萬上下,慢一分鐘開機就會損失幾千萬吧。

飛機還在地面上緩緩滑行,但一堆人已經迫不及待地起身拿頭頂置物櫃的行李。
外籍空服員還會好聲好氣叮嚀大家坐下,有些空服員會大聲喝斥,華人空服員則多半司空見慣,只能在心裡翻白眼,在心裡唱著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小朋友,你們都不認識披頭四了嗎?)

我想,這些人隨身行李都裝鑽石或金塊,生怕晚幾分鐘拿就會被人家搶走吧。

飛機已經停妥,但機艙門還沒打開,我安坐在座位上閉目養神。
我依然繫著安全帶,手機沒開,置物櫃裡的行李也還沒拿(如果沒被擠落掉到某個人頭上的話)。

但是,走道上已經大排長龍。

如果我坐靠走道,絕對會被裡面的人說「借過」,站在走道上的人會覺得我很奇怪,可能想著:「這個女人是不知道我們到家了嗎?」

我當然知道啊。
可是,你知道嗎?飛機進停機坪並不是路邊停車,停好就可以立刻開門下車;它還要聽塔台指示,大部分的時候還要花時間搭空橋。
你知道嗎?就算機艙門開了,也是頭等艙和商務艙的旅客優先下機,經濟艙的你一定要多等一下。
你知道嗎?就算你衝第一個下飛機,你也是要過海關也是要等行李。你可以是飛躍的羚羊,但你的行李並不是劉翔(大家都在講豪哥,我怎麼會提劉翔...

所以,你為什麼要罰站?
所以,你為什麼要一直催我?
所以,

每次飛機降落,我都在思考這件事情。



現在選機艙座位,我都陷入天人交戰。本來靠走道是我的首選王位,因為上廁所方便、取行李方便、有較大的空間、比較容易叫住空服員。但最近幾次的搭機經驗卻讓我有了不同的想法。

因為你的旁邊若坐一個頻尿的人、老是忘東忘西要取行李的人、一直想搭訕空姐的人...
那麼,你選擇靠走道座位這件事,就成了一個整自己的行為。

搭機的舒適度,大部分的時候跟飛機設計得好不好沒什麼關係(反正經濟艙都大同小異)。
而是乘客的素質。

上個月從曼谷回來,旁邊坐了一對情侶。他們非常恩愛,一路上都互相依偎。
我在機上燈暗時專心看著一部非常感人的電影 "The Help",中間還一度看到哽咽(我毒舌,但心也是肉做的啊);就在我快流下女兒淚的同時,才發現旁邊的 couple 不知在何時已經變成連體嬰,不但肩並著肩、手臂接著手臂,連雙腳都已經交纏了(我不敢再細看,生怕看到他們身體上還有別的「連接點」)。

或許,他們正在看「在黑暗中漫舞」?

坐走道還有個致命的缺點,就是路過的人經過時,常會扶住或撞擊走道的椅背。有些老人家尤其害怕跌倒,他們會從椅背「很深的地方」拉起,這個動作是個很致命的行為,因為很可能會拉扯到靠走道乘客的頭髮或前額。尤其搭乘長途班機時,熄燈時間機上一片黑暗,路在哪裡根本看不太見,每個路過的乘客邊走都會邊拉椅背。

搭長途班機我都會選靠走道的座位。因此,每次下飛機我都會少了很多頭髮。

有一次,我遇到了傳說中的血滴子,我睡覺睡得好好的,黑暗中,就從後方不明處突然伸出一隻來勢洶洶的手,五隻手指快速地從我的眼窩竄去、接著又猛力往上一抓。

阿娘喂,這一抓,幾乎都要把我的額頭給掀開了。

這麼乾淨俐落的招式,是正在看「人魔」?



我現在搭飛機,只要看一眼隔壁的乘客,就大概猜得出這趟飛行旅程是吉是凶。

遇到穿著傳統服飾的南亞人(例如印度人),對我來說就是大凶。或許是民族性的關係,他們到哪裡都太過於自在,坐下來就是把鞋子脫掉、腳抬起來,有時還會追求更卓越的舒適感而進一步把腳伸到前座;曾經,我後座坐了個印度太太,她一直要把她的腿伸過來前座,我都已經請空服員跟她抱怨過了,她還是不死心地一直伸,是很想讓我譜一曲笑傲江湖吧?

所以這整趟旅程,我隨時都要提防天外飛來一腳。

遇到抱嬰兒的乘客...這是大凶之中的大凶。原因應該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一般說來,老外旅客搭飛機會比較有禮貌,例如,他們不太會在飛機沒停妥前就做出上述的違規行為。下飛機時,因為我從不站在走道上「排隊」的關係,最後常常會被困在自己的座位上出不去(因為大家都在趕路,沒人要讓我先出來),遇到這種狀況,也幾乎都是老外旅客停下腳步,讓我先出來。

但,看到旁邊坐老外,就以為這會是一趟舒適的旅程,這也不盡然。
據我觀察,很多老外在飛機上最大的樂趣,就是喝酒。

難怪現在有些航空公司要針對酒精飲料收費,因為有些人真的可以把機票錢喝回來。

有一次,我旁邊坐了個老美,我想他上飛機的目的就是要把自己灌醉。

空服員送餐,問他要雞肉還是牛肉。
他說:「請給我一杯酒。」

空服員送茶,問他要中國茶還是英國茶。
他說:「請給我一杯酒。」

空服員送咖啡,問他需不需要糖和奶精。
他說:「請給我一杯酒。」

空服員收餐,問他的餐點是不是可以收了。
他說:「請給我一杯酒。」

空服員推出免稅商品車,問他要不要購買。
他說:「請給我一杯酒。」

直到飛機都要慢慢往下降落了,空服員忙著把各種器具收好固定好,沒空在走道上巡視,他狂按服務鈴都沒有回應之後,就直接殺進空服員工作的小隔間,追問著:

「可不可以再給我一杯酒?」

那麼,遇到哪些人是大吉呢?大多數的日本人、穿西裝的商務客、安靜看著小說的老先生或老太太...這些人基本上都算是大吉。他們可能會跟你閒聊幾句,但在你想安靜做事的時候不會打擾你,他們進出座位有禮貌,不會沒問一聲就從你身上跨過去。

也許你會想說,旁邊坐老先生老太太,這是大吉?哪裡吉了啊?起碼要坐個竹野內豐或艾希頓庫奇才是大吉吧?

拜託,我天生就是個衰鬼啊,今天才剛去廟裡「祭解」回來咧。
我搭飛機只求不要遇到愛打呼放屁的人就心花朵朵開了,根本沒在奢望旁邊會出現帥哥。

而且,不管是竹野內豐還是艾希頓庫奇,他們都不可能出現在經濟艙啊。

這你應該也知道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