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2年12月24日 星期一

千金難買的怦然心動

前陣子接受某某雜誌的採訪,主題是關於理財與旅遊。

因為雜誌裡用的是本名(畢竟雜誌標題用「恰吉教你理財每年出國玩」是有點滑稽),內容也沒有提到我的部落格,所以我心裡把這歸類為現實世界裡的事,與部落格無涉(這兩邊的生活我分很開)。

沒想到,雜誌才出版沒幾天,我自己都還沒看見,就有人留言問我:

「那個人是不是你?」

我心裡好大一個驚嘆號。

這樣也猜得到啊...

採訪時,記者主要想知道的兩大問題,我都答不出來。

第一,你旅行的意義?
我最怕人家問我這個問題;你很容易問,我很難回答。
我的回答是,這問題好難,我要回家 google 一下。

第二,如何理財,你才能夠辦到一年出國五次?
我說,我沒在理財啊,股票基金都不懂,我只是把錢全部灑在旅行了。
但我還是有存款,絕不是「沒錢我也要去旅行」的人。

歸根究底,我就是個很節儉的人。
也不是那種節儉到要自己種菜,出門前要把插頭全部拔掉的人。
就只是生活比較簡單,只購買「需要」的東西而已。

大學時,我也挺愛亂買東西。一個月零用錢八千塊,要張羅午晚餐和交通費,要買書買CD,有時想去KTV,有時也想買新衣。

我沒有固定的打工,幾乎沒有額外收入,想買什麼貴一點的東西就要每個月慢慢存。

雖然我有一筆從小學就開始累積的存款,有幾張定存單;但存款就是存款,即使這筆存款沒有一個確切目的,也從沒想過要動用這筆錢。

去英國一年回來之後,更是變成一個生活簡單的人。

我出國唸書時,到當地的銀行開戶成功後,家裡就匯給我一筆錢。
這筆錢就是我一年的所有花費。

我認為這是一筆很大的金額,活一年應該是綽綽有餘。

沒想到繳了宿舍費、學費和買齊生活用品之後,一個月後,數字就少了一大半。

而我還要再活11個月!

往後這11個月的生活讓我明白,生活從來就不是容易的。

我開始思考,每天該怎麼吃又能省錢又能獲得必需的營養,特別是蔬菜水果一定不能少;我研究倫敦的公車,讓我能夠用最省錢的方式在這交通費高昂的城市自由來去;我沒有牽電話線也沒有接網路,一直都在學校上網和列印;我逛遍倫敦各大美術館與博物館,因為它們在這裡多半免費,而這些就是我最大的學習資源。

那一年,家人總擔心地問我:「錢還夠用嗎?要不要再匯一點過去?」

我說:「不用了,再也不要匯過來。」

我甚至還利用了廉價航空、青年旅館以及住朋友家,完成了好幾趟省錢旅行。
機票和住宿盡量節省,每天設定花費上限。
這就是我學生時代的窮遊,當然現在已經不需要這樣了。

每個人與生俱來都有揮霍金錢的能力。
但,我更想要的是掌控金錢的能力。

只是,簡單生活過久了,最近,我開始思考著:

「好像偶而也需要揮霍一下,買些會讓自己開心的高價品。」

然後,我才發現,目前並沒什麼東西可以讓我「怦然心動」,讓我「擁有了會開心無比」。

依照近藤麻理惠(《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作者)的說法,在整理物品時,要用手去觸摸每一樣東西──只留下真正會讓你「怦然心動」的物品,其他東西請一律丟掉
PS.
我不推薦這本書,這本書的精華就是以上所言,全書讀完其實挺無趣。

那麼,把這個理論用在買東西上面,應該是同理可證吧。

我用手去觸摸 iphone。嗯,這是個滿街都在使用的智慧型手機,但我本來就不喜歡講電話,也不愛當低頭族,又容易手滑把東西掉地上(是掉地上的手滑,不是買東西的手滑),不需要買功能強大的手機。

我用手去觸摸 ipad。嗯,這是台螢幕好多指紋的平板電腦,但我還是喜歡有實體鍵盤可敲打的小筆電,在螢幕上嚕來嚕去總覺得我必須要一直去洗手。

我用手去觸摸 GF5。嗯,這是一台可愛的相機,還有點重,但我又不愛攝影,除了 "AUTO" 以外我不想花時間去了解其他功能要怎麼用。

我用手去觸摸LV草間彌生的限量包。嗯,點點很可愛,但做為一個包,它的外型似乎不是這麼地討喜... 

掏錢買東西不難,但現在要買到「怦然心動」的東西,還真難。

想想我大學時,只要買一張偶像的CD,買一本喜愛作家的書,買一條 Esprit 的褲子,就會令我多麼地「怦然」

日本作家光野桃說,買東西要「直感に従って、心の声に耳を澄まして物を見つめる。選ぶ。愛でる。」

買東西要追隨直覺,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凝視著那個你想購買的物品。
選擇它。
愛惜它。

最近一次我最接近「怦然」的時刻,是在朋友家躺了他新購入的記憶床墊。
那個床墊完全貼合人型。胸部是什麼Size,你只要趴下再起身就能看個明白,是一張躺下去這輩子就不想再起來的床墊。

不過床墊的價格就不是這麼讓人怦然心動了;一旦花下去,那個月接到帳單就會傻眼心痛。

其實,我覺得居家用品是人生中最需要買高級品的品項,因為每天都在使用啊。

不過,為免我每天都會賴床,我選擇忽視了這個美麗的「怦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