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0年12月13日 星期一

我的倫敦生活 (16) - 義大利的七天四夜(下)

前往 Amalfi Coast 的早上,我先到拿坡里車站買了車票。因為當晚我又要搭夜車到 Florence(義大利文翻「翡冷翠」(Firenze),英文翻「佛羅倫斯」(Florence))。

拿坡里車站的特色就是「陰暗」。不過台灣人來到拿坡里會覺得很親切,
這裡的紅綠燈都是參考用的,想要順利過馬路還是要靠自己。

這次我終於買到了四人房的臥鋪。說是臥舖,其實就是把三張椅子的座墊全部攤平,讓你自己鋪上不織布材質床單與枕頭套,寬度大概也只能平躺而無法翻身,非常克難的床鋪。

只有霍格華茲列車車廂般的大小,左右兩邊卻各塞了兩層床架,我把登山背包放在腳邊就已經佔去大半的空間(義大利扒手很多,拿坡里尤其治安不好,行李一定不能離開你的視線),連我這樣的矮子都要彎曲著腿睡,如果姚明想來體驗這種臥鋪車廂,應該要先練軟骨功吧。

雖說義大利的火車票不貴,但是跟日本的列車精緻度還差滿多的。這個火車一上來就可以聞到濃重的汽油味,設備老舊,列車裡只有慘白的日光燈,所有上車的人都大包小包的,你來我往大家都不客氣地撞來撞去,我感覺自己好像是要被押送回國的戰犯。

我也曾搭過義大利最高級的高速列車從羅馬往巴黎,搭乘經驗也不太好,不但舒適度差法國的TGV(法國的高鐵)很多,當時還大誤點4個小時,真的很對不起「高速」這兩個字。

而誤點似乎是義大利火車的習性,我搭這班夜車時又遇到誤點。卡爾維諾會寫「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或許就是義大利火車太愛誤點帶給他的省思吧。我一個人背著重得要命的大背包,也不想再去哪裡逛(店也都關光光了),只能待在 waiting room,不時來回看著牆壁上的 schedule 那不斷向上修正的誤點時間,當時好想點播一首陳雷的碼頭酒。

這班列車由拿坡里一路往北,終點站是米蘭,途中經過的大站包括羅馬、佛羅倫斯、波隆那等等。約莫三小時過後抵達羅馬站,外面一陣人聲鼎沸,本來只有我一人的四人臥舖,這時有三位義大利歐巴桑走了進來,三人一進來就呱拉呱拉地講個不停。

好不容易鋪好床要關燈準備睡了,其中一位大媽竟拿出「鐵鍊」來。

是那種監獄用的超粗鐵鍊。我被框郎框郎的聲音嚇到,急忙探頭去看她拿出這種血滴子型的武器是要幹嘛。沒想到我看見她把鐵鍊在門把與床架之間繞了好幾圈,最後再用自備的大鎖頭鎖起來。(原本的門有個卡榫,可以從裡面拴住,但應該是她們認為這不夠安全。)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自備這種鐵鍊的。我搭火車遊歐洲時,曾經聽說過有小偷會偷拿行李架上別人的行李,於是我就帶了「機車大鎖」,把行李鎖在行李架的欄杆上,如此一來即使坐得離行李架很遠也不怕;當時都覺得自己敢在眾目睽睽之下這麼做已經夠勇者無懼了,沒想到義大利人更是讓我刮目相看。

但是她鎖成這樣是要叫我怎麼出去!?她們都要坐到終點站米蘭,而我早她們好幾站下車。天還黑著,我就已經聽著三個大媽的打呼聲準備好要出發了,我在黑暗中摸往門把的方向,馬上發出輕微的框郎聲,三位大媽立刻警覺性地驚醒(其實是特務間諜?)

還好她們很友善地拿出鑰匙幫我解鎖,要不然這種東西叫劉謙來也沒輒吧。

一大早,我到佛羅倫斯很有名的青年旅館 Archi Rossi Check-in,同樣也要求說我想要先洗澡。結果他們的浴室無論是多人房還是單人房,全部都設在房間裡面。雖然櫃檯態度很差,但還是讓我去一間一大早已退房的雙人房梳洗。

之後寄放好行李就前往我這次在佛羅倫斯唯一的目的地:「高塔之城」San Gimignano

上次在佛羅倫斯只待了五天,這個文藝復興之都本身就很好逛,步行參觀就是最好的遊覽方法,必去的景點包括聖母百花大教堂和烏菲茲(Uffizi)美術館(進去要排很久的隊,不過很值得),以及沿著河邊散步的美麗風景。另外我還去了臨近的 Pisa(就一個比薩斜塔能看,很觀光客的地方)、建於16世紀古城牆內的 Lucca 小鎮、以及以賽馬節聞名的 Siena(教堂非常漂亮,比米蘭那個好看多了)。

比薩鐵塔&佛羅倫斯的烏菲茲美術館。我記得我排了一個小時多的隊才順利進去,
因為館方會限制入場人數,以免場內擁擠。

Lucca 小鎮的「蛋糕」教堂 & Siena 大教堂,裡外都超漂亮。
 
上次來義大利就想去 San Gimignano,但因為沒有時間只好放棄,於是這趟決定把它補齊。San Gimignano 跟這幾個城市比起來,因為沒有火車站的關係,交通就沒有這麼方便了。從 Florence 出發要搭火車到 Poggibonsi 後轉搭巴士才能到達。巴士會到達城門入口,看到許多高塔就知道目的地到了(或是看到大家都下車就跟著下車就對了,我常常都是這樣盲目判斷的。)

Florence  Poggibonsi 沒有直達車,要在 Siena 轉車。在 Siena 月台上等車時被這東西嚇了一跳。

San Gimignano會有這麼多高塔是因為十幾世紀的軍事戰亂,我當時參觀這些高塔時,只是一直想到那個長髮辮子姑娘的故事。

逛義大利小城的方式都差不多,一定有一條主要的觀光街道,有很多漂亮的古式建築,有一個美麗的大教堂,多半還會有賣一些義大利知名品牌(班尼頓之類)的店家。地方都不大,不需要看地圖,就是跟著感覺到處亂走就對了。


穿過主要的觀光街道,吃了一看到就要買的義大利冰淇淋之後,我決定沿著城牆繞整個小城一圈。

走著走著果然又迷路,不是走到人家住家,就是走到完全沒人的死巷子,所以我又看了許多不知道旅遊書上有沒有提到的地方。無所謂,反正來這裡的重點一定就是看「高塔」,有看到就好。

只是這種「迷路參觀法」到最後都變成健行,因為就是亂走 → 迷路 → 再亂走 → 再迷路,一天走個十幾公里的路是正常的。


傍晚回到佛羅倫斯,在市區裡隨意逛逛。從火車站走出來,可能會幾個經過人聲鼎沸的菜市場,然後會經過好幾座彩色的美麗大教堂,路上有許多裝潢現代的精品名牌店,但廣場上又有好幾座流傳百年的著名雕像,若繼續往河邊走去,可以悠閒地沿著河堤邊散步,橋下有好幾座大型公園,立刻又變身為一個綠意盎然的地方。

佛羅倫斯第一大景點:聖母百花大教堂。

佛羅倫斯第二大景點:Pont Vecchio(維奇歐橋)。Pont Vecchio 遠觀是這樣,
其實它上面是一間一間的店鋪,邊逛就邊走過了橋,橋的兩端都很熱鬧。

我好想念學生時代的旅行,因為那時的心態是真正的輕鬆,帶著兩三件上衣加一條長褲我就可以出門一個禮拜,一瓶洗髮乳我就可以從頭洗到腳。雙腳要帶我去哪裡我就去那裡,喜歡的地方想再去就會停留很久、甚至隔天會再去一次;最重要的是那時候沒有在寫網誌,照片都是亂拍,想拍什麼就拍什麼,不會有「應該為這個來寫一篇文章,照片要拍好看一點」的想法。

每天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可以想,想來想去也只能想未來,想著回台灣後要怎麼開始找工作、要找什麼樣的工作、要怎麼在社會上生存。

人常說一個人旅行的時候,因為時間很多,可以自己靜靜地想清楚很多事情,所以心煩意亂的時候,有人會出國去找自己,他們說這樣就會找到問題的答案。

但當年的那個時候,我最會的一件事叫做放空,許多事再怎麼想也沒個確切答案,我只是享受著什麼事情也不必想的感覺(但也有擔心會被鐵鍊鎖在車廂裡出不去的時候)。

不只是什麼事也不必做,而是什麼也不必想。

上班以後,每件事都是趕來趕去,有些事是真的很趕,有些事你一開始覺得不趕,拖到最後又變超趕(心情更是超幹)。

每天就是趕趕趕,趕來趕去不知趕什麼,趕到最後卻又常常趕不及。

2005 年,我在義大利的那幾天,在異常炎熱的天氣裡,我背著有我三分之二高的登山背包在市區裡穿梭,在遺跡旁、廢墟裡、山崖邊走來走去。

雖然身體累得要命,但我擁有真正的自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