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0年3月2日 星期二

我的倫敦生活 (7) - 地球村 flat 之辣妹過招

flat 裡有四個女生,包括來自蘇格蘭GlasgowLynn,來自美國辛辛那提的Jennifer,以及我們兩個台灣人。

(1) 永遠18歲的 Ayumi

我唯一一個台灣人同伴 Ayumi,其實已經離開台灣很久了,來到倫敦之前,她跟法國男友住在巴黎很長一段時間。唸了著名的時裝學校ESMOD一年,因為不喜歡那裡的課程,又因為發現男友劈腿而毅然決然休學來到倫敦。

所以她不論跟我說話或是跟其他室友說話,常常都會蹦出法文。但是她說法文、看法文書、聽法文音樂,卻給自己取了個日文名字,打扮也很視覺系。

平日的她即使不出門,也是以高中女生的外型現身,白襯衫、領帶,搭配上超短格紋百褶裙(戴上髮箍就可以立刻加入 gossip girl),偶而又會出現鉚釘皮衣配網襪加西部靴的打扮。

但不變的是她每天都化大煙燻妝。

她當時的真實年齡是30,但我到很久之後才知道她跟其他室友說她18歲。外國人看不出亞洲人的年齡,就跟我們分不太出法國人和比利時人有什麼不同一樣;若是給英國人看潘迎紫的照片,應該會覺得她現在演小龍女吊鋼絲也不成問題吧,要讓他們知道老潘潘還比蘇珊大嬸大上十幾歲,應該都可以驚訝到讓孟克來張肖像畫。



Ayumi 後來跟我另外一個室友談起了神奇的忘年姊弟戀,她深深為這段戀情所苦,其實她也沒有很愛他,只是常常覺得寂寞覺得冷,因此很想找個伴而已。

「忘年姊弟戀」是因為這名男性一直以為她真的18歲(可見人生閱歷有多不豐富),以為自己比對方大七歲,事實上女生比男生大五歲(有一種自以為殺價成功結果還不是被老闆賺很多的感覺)。

「神奇」的點是因為他們並不相愛,充其量就是「playmate」(請動動手指查一下奇摩字典),但女生後來有點「不小心愛上那個他」的傾向,常常為情所困而煩惱不已。

 (2) 假東歐人Lynn

Lynn 搬進來的第一天,找來好幾個朋友幫她搬家,我聽他們邊搬邊聊天,說著我聽不懂的語言,馬上興沖沖地跑去跟別人說:「我們 flat 有新人搬進來了,聽他們講話,好像是東歐人耶!」

如果當時我能夠更冷靜沉著就好了,不要發生一些小事就急著跟別人講。

因為,她是英國人,根本從頭到尾都在說英文,只是她的蘇格蘭腔很重,我完全沒聽懂她在攻撒毀,才會不知道她在說哪一國語言。

後來,我整整一年都一直被問說「那你們宿舍那個東歐人怎麼樣了?」

因為我聽不太懂她的英文,我很少跟 Lynn 說話,對我來說蘇格蘭腔比印度腔還更難懂,這樣會讓我很緊張。她是個熱愛 party 的孩子,也偶而會帶不一樣的男生朋友回來。(Ayumi 有目擊過她房門大開跟男朋友熱吻;房門不用門擋其實是會自動關上的,所以她是故意用門檔讓門開著,是太想表達「歡迎收看」的意思。)

(3) 約會女王 Jennifer

老實說,Jennifer 的外型與房間凌亂的程度,完全就是失戀後灰心喪志的 Bridget Jones。房間裡的地上到處都是東西(連內衣都在地上),雜物滿到看不見地毯是什麼顏色,床上也都是東西,睡覺前就是把東西往下撥,衣櫃絕對是一打開就傾瀉而出的那種。

她從不穿拖鞋,從房間裡到廚房都是赤腳(是都有鋪地毯沒錯,但那地毯上面積的油垢絕對比地毯本身還厚);吃東西都是微波披薩、或倒半桶油進鍋子(美國人很闊氣,說半桶就是半桶),整包雞塊倒進去炸,一餐就這麼解決了。

她唸的是名氣最大的 Central Saint Martins(英國設計師 Alexander McQueen 所畢業的學校 → 每次說到這個學校只能提他,其他人也沒什麼好說的),MA in Journalism。雖然她生活沒什麼秩序,但她寫的文章以及Research 都非常專業,她不穿名牌,對時尚潮流卻很有自己的見解。

最妙的是,她是約會女王。她出門若不是上課,就是去 dating。我曾半開玩笑地問她「今年和幾個人約會過了」,她竟然很嚴肅地開始算,最後得出了「38」這個數字。

一年才剛入秋,就已經跟38個人約會過!
facebook 的朋友都還沒達到這個數字!

她獨特的非凡魅力我也親身體驗過。一個週末晚上我們相約去喝酒,我還真的親眼見到「排隊搭訕 Jennifer 的情景」。

所以說,外型真的不是問題,愛情路上,大鯨魚也能戰勝小蝦米。

於是我的 flat 裡有著各式各款的辣妹,只有我是村姑。

每天每天,我都戴著厚重的黑框眼鏡與UNIQLO睡褲在宿舍裡遊走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