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09年11月17日 星期二

我的倫敦生活 (3) - 肺與膀胱,不可兼得

photo: clip from the film "Rumba"

大學剛畢業時,我還挺愛搭飛機的,因為對飛機餐有莫大的期待(現在是很怕受傷害)、可以在小螢幕上看很多電影院正上映的新片讓我有賺到的感覺(現在都覺得會看到眼睛瞎掉,上飛機只會一直睡覺)、可以把空姐呼來喚去只為請她幫我倒杯水(現在知道惹怒空姐並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2004 年,我搭了兩次新加坡航空的長途航班,一次往返洛杉磯,另一次就是前往倫敦;直到目前為止,新航仍是我心目中的最佳航空公司。為什麼呢?

登上飛機之後,我提著我的巨無霸行李袋(詳見上一篇文章)在經濟艙的走道上塞了好久的車,好不容易找到座位,馬上就看準附近一個全空的頭頂置物櫃,想迅速塞進我的巨無霸以及筆電。我爬上座椅奮力扛起行李,想像著我這一舉成功就可以拿下奧運銅牌的畫面;沒想到,後面有個人衝過來助我一臂之力,眼明手快地幫我放好東西。

當然絕不可能是什麼白馬王子。我的生命中遇到這類事情時,東西沒放成功迎面砸下來、椅子被我踩壞跌下來,或是有人突然踢我一下屁股讓我摔個狗吃屎種種衰事都有可能發生,就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白馬王子。

回頭一看,發現是笑容甜美的空姐,我很心虛地馬上say sorry

心虛的原因是我的隨身行李太大包了,一定會被唸。在這之前搭國內兩大龍頭 C航空和 B航空的經驗是,若我請空姐幫我把太重的行李放上去,人好一點的還會幫我挪出一個空間叫我自己放,bitchy一點的就一副「你自己要帶這麼重的東西,就要自己有力氣放」的態度(好在我現在也已經知道,惹怒乘客要如何讓空姐不會有好下場)。

沒想到,那個空姐反而很惶恐地跟我狂說「sorry」。
她說,她才該道歉,不好意思讓我扛這麼重的東西扛這麼久,不好意思讓我自己放上去,不好意思這麼慢才來幫忙。

當時真的超感動的,本來以為自己即將要面對的是個險惡的世界,差點沒跟萊拉借來一隻武裝熊。結果才一上飛機,就看見天使降臨人間 

之後的飛航一切順利。接下來要挑戰的是在飛行 + 轉機 30小時後還能記得自己來這裡是要幹嘛的。

學校方面會安排人來接機,只是在入境檢查前有一個關卡要過,那就是「查驗肺部 X光片」。

東南亞國家持學生簽證從倫敦 Heathrow 機場入境,都要查驗肺部 X光片(好像是因為開放性肺結核正流行的關係),所以我已經在台灣先準備好也帶在身上了。走進入境檢查區,我看到一條比 SOGO週年慶還要長的隊伍,都是等著要排隊照 X光的無奈亞洲面孔,我想說我有 X光片,就直接去排入境檢查的隊伍。

結果負責出入境的海關人員並不負責看 X光片,我等半天才輪到我驗照,他看了我一秒就直接叫我去另一邊排那條「週年慶隊伍」,我說我明明就已經有「肺部 X光片」!(還拿出來甩出聲音給海關人員看,他卻理都不理我,很可憐的一幕)。

於是我還是遭到 DENIED的命運,像是無法入境紐約的湯姆漢克,傷心地退往別的地方。

這下好了,我花了很多時間去排驗照,這下我要重新開始排另一個完全看不到盡頭的隊伍。我悻悻然跑到最前面找個看似可以負責的人,給他看我的肺,可是這個人也不願意好好看我的肺,只叫我去最後面排隊。

這一等又等了一個多小時。人數的移動速度大概是五分鐘一個,檢驗順序是:先被叫進去一個小房間照X光、等待X光片製作完成、由專業人士鑑定、最後他會幫你填妥一個表格表示肺部沒有問題,你再拿著那張表格連同護照簽證去驗照通關。

等待的人群中混雜著濃濃的印度味,身邊大部分都是留著小鬍子、像是伊拉克或中東國家的人,以及穿著紗麗(不是妙麗)、額上有紅點的印度媽媽,這些同鄉們一邊豪邁地搓著腳、一邊瓜拉瓜拉地聊著天。

而陪伴著我的始終只有我的巨無霸行李袋(因為不敢把行李放著擅自離開,又怕人帶東西走掉就要重新排隊,此時我的膀胱都快霹靂星球爆炸了!)

期間,我也好幾次嘗試跟幾位相關人員說「我已經準備好 X光片,可以優先檢查嗎?(又把投影片拿出來甩)」畢竟等待的人是花在照 X光片的時間呀!而這些人都不知在忙什麼,就是叫我等等等等。

當然之後我才明白,這些人就是「欠罵」兩個字而已,如果是一年後的我,就會知道你們這些英國人做事就是超沒效率,別人的時間都不重要就對了!

等到海枯石爛地老天荒才輪到我,醫生終於願意看了我的肺,還俏皮地說了句:

OH! VERY CLEAR!

這一切,不到一分鐘就結束了。

拿著得來不易的表格,我又重排一次驗證照的隊伍,頂著我膨脹到極點的膀胱,跟兩個多小時後飛抵倫敦的旅客們共襄盛舉。

也完全不記得本來還頗讓我緊張的出入境問答,海關人員問了我什麼、而我回答了什麼。

因為那一刻的我,簡直可以為尿往前飛!

PS. 圖片跟文完全沒有關係,只是覺得這部片很可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