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09年10月17日 星期六

我的倫敦生活 (2) - fly away

















早上七點的飛機,凌晨不到四點就出門了。

前往機場的路上,我一直擔心行李過重的問題,想著過不了關的話,就把一些東西拿出來改用寄的。我爸很有義氣地搥胸口說, 「不用擔心,行李超重費我來付!」
(→ 感動到差點噴淚! 「一個好爸爸」怎沒找他演?)

※行李箱裡面裝了什麼呢?

留學生的好朋友--大同電鍋(到大同直銷門市,就可以指定英國插頭與電壓的配備,所以不必擔心電壓與插頭的問題),我把整個電鍋都塞進行李箱,加上一週份量冬天衣物。其實塞進電鍋後,就沒有什麼空間塞厚重衣物了,但依舊是整個箱子塞得滿滿滿,重達 30 公斤。

※隨身行李有哪些呢?

包括一大包胖到不能再胖的旅行袋,裡面裝有一對小音箱(自以為 “no music, no life”,自以為搭配變壓器就可以撐一年,結果用沒幾天,插頭那端冒了幾串小火花,整個音箱就壞了),重量也直逼 20 公斤,另外還背了一台筆記型電腦以及裝證照金錢的小包包。

最可悲的是,一堆行李的全部重量加起來,竟然還是沒有比我本人重!

出發前也查了很多網路上留學前輩所寫的,那種 「哪些東西該帶」、 「哪些東西到當地在買就好」的文章,每個人說的都不太一樣,我也被弄得一頭霧水。例如電鍋這個東西,我當然知道英國又不是獅子山國,當然會有別的替代用具可買、或是找二手用品;但這些 「過來人的經驗」,在當時的我看起來,還是無法盡信,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同,你可能覺得「沒必要」,我就是覺得「一定要」。

==================================================================
後來,我到英國的隔天就開始使用起我的大同電鍋,不用煩惱要去哪裡買二手的,也不用癡癡等著哪天異鄉的包裹才能飄洋過海來見我。回台灣之前,我也順利地把它賣給需要的人。
==================================================================

依常理,飛往歐洲的班機,經濟艙可免費托運的重量是 20 公斤,當時油價還沒飆漲,多數航空公司會放寬到25公斤還不至於罰錢。而我一秤行李,公斤數就是顯示出很難被放水的「29公斤」,遭地勤告知要罰一萬多塊超重費。

我向遠方幫我顧隨身行李的父親揮揮手(因為我隨身行李很大包,怕被發現禁止帶上飛機逼我托運,這樣就更重了,所以他在遠方幫我顧隨身行李)。

剛才他那麼瀟灑,現在是該實現諾言的時候了。

我爸一聽到數字……

 「什麼!!!!!一萬多!!!???我以為一兩千而已咧!!!!」(表情語氣都突然吳宗憲上身,果然「一個好爸爸」沒找他演是正確的。)

這是行李超重費,又不是秤豬肉,怎麼可能一兩千而已。

地勤瞪著我們演出父女情深的戲碼,看在我是當天報到第一名的份上,地勤問我除了托運行李之外,還有沒有別的東西?(我媽還在遠方幫我顧超胖大包包)

這時,我就裝誠實、裝乖巧,試探性地問說 「有一台電腦耶電腦算行李嗎?」(→ 根本就知道電腦不算手提行李)

地勤笑笑地說,「電腦可以不算在手提行李七公斤的限制內喔!」

之後就善心大發地在我行李上貼一張 ”heavy”,讓我的行李安全過關,也逃過被罰錢的命運。

父女情深差點變成父女反目的戲演完,我迎接來我的超胖旅行袋,先試背一下,練習一下「明明包包超重,經過海關門口卻要表現我腳步 超。輕。盈」的下一場戲(過海關時,地勤看到你包包特別大特別重,就會抽查、秤你隨身行李的重量。)

這時,我媽發現,我的布包旅行袋被尖銳的物品劃了一道約一公分的破洞。

這個破洞,又瞬間讓我屁滾尿流失了魂。

包包是類似 LeSportSac 那種很薄的尼龍布,稍微用力扯那個洞就會愈破愈大。我媽當機立斷在清晨五點的機場,去剛開的店面買了個超級純樸的旅行袋。

適合這種旅行袋的場合,應該是一手拿著黑傘、一手提著它,在下大雨的海港邊,唱著「雪中紅」的畫面;那是一個很適合阿公阿媽帶去阿里山旅遊、底盤有小滾輪,中間還有拉鍊可以往上拉就能加大的旅行袋,只差沒用噴漆在上面噴上「理想旅遊」幾個大字。

我把破袋子裡的東西一樣一樣拿出來放到新買的阿公牌旅行袋內,果不其然,我帶的每樣東西都被我爸媽還有我哥攻擊,我一個包龍星,就像是要對抗十個賤嘴老鴇似地(這句如果看不懂,敬請鎖定龍祥電影台):

 ==================================================================
 「你帶洗髮精和潤髮乳幹嘛呀?還有洗面乳!」
「那是染燙髮質專用的,你們又不用,我放家裡要放一年啊?」

 
「連毛巾和內衣褲都放隨身行李!」
「天有不測風雲,托運行李有可能被寄丟,我放這裡比較安全!」

 
「馬克杯還有鬧鐘?你要去索馬利亞嗎?」
「我想要用自己的杯子,它易碎,隨身帶著才不會被摔破。」

 
「妳連畫筒都帶了是要去街頭賣藝?」
「那裡面是肺部X光片,倫敦機場規定留學生要準備的!」

最後,塞在最裡面的重頭戲終於被撈出來了。

 「那這音箱又是怎麼回事?」
(「No music, no life......」)→這句話沒敢講出口。
==================================================================
 
行李重新整理之後,我媽就催促我趕快進海關,他們也要回家補眠去了。我快手快腳地匆匆走進去(再次強調我真的表現的 超。輕。盈),桃園第二航廈跟第一航廈不同,一進去是先過隨身行李,接著才是驗證照,排完長長的隊伍看著行李過X光後,還要排另一個長隊等著驗證照。

等待的空白裡,我才漸漸意識到,接下來,真的就都要靠自己了。
已經沒有人會(假裝)槌胸口要幫我付行李超重費。
也沒有人會眼尖發現我行李袋破了個洞,就立刻幫我買一個新的旅行袋。

我猶疑地回頭看向玻璃窗外,大片落地玻璃窗相隔的是等待驗證的旅客們和送行的親友們。心想,我爸媽他們應該早就急著回家睡覺了吧?天還黑濛濛就趕著出門,還被白癡女兒折騰到天亮。

結果我一眼就看見他們。
他們都還站在玻璃窗外,亦步亦趨地看著我進海關,笑著朝我揮揮手 say goodbye

剛剛的吵吵鬧鬧,每天每天都在我家發生的事,即將離我很遠很遠。

入海關的遊客愈來愈多,周圍愈來愈吵雜,心情卻是如此平靜。

上一秒,你一嘴我一句吵得面紅耳赤;轉過頭後的下一秒,我卻立刻鼻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