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6年8月5日 星期五

奈米膽老少女與她旅途上的朋友們

我住過很多青年旅館和sharehouse,但我一點也不活潑外向。
進到房間,頂多就是微笑點頭而已。

如果用標點符號來表現的話,
很多人是:

Hi!!!!!!!How are you!!!!!!!!!!

而我是:

...Hi.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怕尷尬。
話不投機就要找話講,找不到話講又好尷尬,
一旦開始覺得尷尬,我的心裡就會無聲吶喊著──
我好尷尬我好尷尬我好尷尬我好尷尬!

喔!買!尬!

 ▲在韓國釜山遇到香港女孩Ann我們可以一個人旅行,也可以兩個人結伴同行所以一起去了韓國的馬丘比丘「甘川洞」。Ann的姊氣比我重,離開的那一天她堅持請我吃飯,說:「一點點錢而已又沒什麼,妳來香港,我帶妳去吃更好吃的」!


 ▲紐西蘭的Mount Cook,謝謝Alysha陪我在下大雨的山裡走了一段。我們在Lake Tekapo遇見,又在Mount Cook住同一家YHA。認識沒幾天就開始掏心掏肺,分享彼此的人生故事。

昨晚睡前,想起旅途上那些偶然遇見的你們,
想起我明明就是這麼不友善的人,
卻這麼幸運可以跟這麼好的你們遇見,
並且接受了你們好多好多無私的善意和幫忙。

我常疑惑為何我收集再多發票都不會中獎,
大概就是因為,我把好運都用在旅途上了吧。

 ▲一個人旅行的第三個月,兩三天就搬一次家,每天都扛著好多東西在身上,身體累心裡更累。這時,我在Lake Tekapo遇見了秋蘭,只是同住了三個晚上卻像是認識了一輩子。道別後,總想辦法要再見也沒再遇見(因為她老約我去爬喜馬拉雅山!)旅途上無奈的時候只要想起她,我總能獲得滿滿的能量。
(相關文章:失去熱情的流浪者

 ▲Lake Tekapo的夜晚,張開眼和閉上眼是一樣的黑。想走去20分鐘外的好牧羊人教堂看星星,又怕走到半路從橋上摔下去。這時,我遇見了可愛的Summer。我們在基督城見過,只是因為這樣的緣分,他們就開車載了我一程;若不是這樣,我哪會看見可以把湖面照得這麼亮的月光。

也許,我們這輩子再也不會相見,
但我常常都會想起那些旅途上的點點滴滴。

即使現在的我們都早已卸下沉重的背包,
正在某個領域與生活圈裡各自努力。

 ▲Lake Wanaka睡我上舖是一個德國女孩Judith,她跟我一樣年紀,也是辭掉工作,從歐洲開始繞著世界飛一圈。吃飯時,她不顧我的臭臉,在我面前坐下開始跟我聊天,簡直就是「德國版不怕尷尬的我」。她不用臉書,跟我說:「我們這樣講話不好嗎,為什麼要用臉書?」
(Judith把一年的旅行記錄寫成部落格,不過是德文。)

謝謝你們,讓我在旅行時不用偽裝自己,
我不需介紹我做過什麼工有著什麼樣的學歷,
只要說我從哪個城市來接下來要到哪個城市去,
你們就會無條件付出你們的真心。

 ▲在奧克蘭的sharehouse遇到一群可愛的女孩,因為都是在30歲臨界點出來打工,所以特別聊得來,也特別珍惜這段「可能是人生最後一次瘋狂」的時光。Liz要回台灣前,還送我一支超厲害的吹風機,讓長髮人接下來這一年每天洗頭也不怕,這個恩情讓我終生難忘。

 ▲在黃金海岸遇到最像家人的室友,當時我重感冒、肩膀受傷,每天把止痛藥當飯吃,卻堅持要跑馬拉松。Evita的工作忙得要死,放假時還熬了洋蔥南瓜湯給我喝。大家都放假的夜晚,四個人一起在客廳看The Voice Australia,一邊討論我們接下來的玩樂計劃。

感謝老天讓我們在旅行的路上相遇,
感謝這個遇見,不是在學校也不是在公司裡,
所以我們之間沒有利害關係,
所以我們之間不會有討好和算計。

我們不會是成天黏在一起的姊妹淘,
也絕不會成為競爭對手的關係。

我們從來,都只是在世界地圖上移動的點點而已。
接下來的人生,我們還會有好多遇見,也會有好多分離。

未來,我會繼續在這張地圖上移動下去。
無論,你的記憶裡有沒有我,

但,我的記憶裡永遠會有你。

(沒提到的人,不是我沒想到你,是因為覺得你會看到,怕你害羞啦。)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