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4年12月7日 星期日

日幣正跌,怎樣都美

多年前的文章了,最近特別應景,所以重新上架。
姐我可是換過台幣兌日幣0.42這種驚世駭俗的匯率呢,現在日幣跌成這樣,我都擔心明天醒來它就要變成韓幣了。

※此為舊文新刊,原文刊載於無名2010/05/24

幾年前,去東京出了一次差。

我的出差不需要跟客戶應酬,主要任務是每天逛書店,把看順眼的書買回家就好了。
除了擔心書很重會讓行李超重外,每天就是吃完逛,逛完吃,非常愜意。

因為吃住都是公司付錢,我第一次去東京上餐廳不用先看好最便宜的套餐是哪一個,然後心裡早就決定吃最便宜的、還演一下有仔細看菜單的樣子給服務生看(當然最後還是點最便宜的)。 

常常很羨慕別人,可以用「因為工作的關係」為開頭,造出很多夢幻的句子: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常常出國。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可以訪問到很多名人。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會試用到最新的美容產品。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免費吃高級餐廳。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有很多百貨公司的禮券。

如果是我來造句的話,就會變成這樣: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有時一天只睡三小時。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對白痴讀者特別沒耐心。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患上看到錯字就想改的職業病。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學會了陪老闆一起演戲。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作夢都會夢見我在做PPT。

然後我終於有機會可以加上一筆,「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去東京出差」。
(真不知在心花開什麼,一堆常常出國工作、早就可以拍型男飛行日誌的人,應該會一直冷笑。)

另一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是,與我同行的是另一個部門的時尚編輯(這個人我常懷疑她這輩子從沒穿過重複的衣服,有夠灰遜的柳)。她的日文頂呱呱,去東京就像去家裡巷口買麵一樣熟,熟到哪家店要從車站哪個出口出去、哪個出口離哪個車廂最近、有沒有電梯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第一次去東京「只要跟就好」,也讓我的破日文完全不必出來獻醜。

不過這應該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好事,下次再讓我遇到,我可能都快更年期了吧。

這次去六天五夜,同事人很好地跟老闆爭取到我們各住一間單人房;五個晚上我們都住Villa Fountain 汐留,黃金週時單人房一晚10000日幣。

汐留這一帶有很多高級飯店,為了不被比下去,Villa Fountain 汐留的大廳也弄得富麗堂皇。



但是房間就回歸平凡了,不過有比一般商務旅館大一點點。




除了飯店大廳莫名的豪華之外,這家飯店其實就是一般商務旅館的規格。但一般諸如東橫 INN SUPER HOTEL 等價位在七八千日幣左右的旅館,房間約12平方公尺,而 Villa Fountain 汐留約16平方公尺,雖沒有寬敞到可以在房裡跳繩的地步,但椅子可以完全往後拉開,走路也不會一直撞到床角。


離飯店最近的是汐留站,從房間就可以看到窗外的百合海鷗號,所以從這裡去台場很方便。

雖然從飯店裡面就可以搭電扶梯即可直達大江戶線汐留站,但大江戶線在地下很深很深的樓層,轉來轉去要走好久,要到新宿池袋等鬧區,還是走到新橋站搭JR比較方便。


早餐每天都一模一樣,但我吃得很開心。

第一天的晚餐,來到汐留這一帶的辦公大樓群尋找美食。穿過地下道走到了Shiodome City Center(在Caretta 汐留旁邊),裡面有一層樓都是餐廳,頂樓則是高級的景觀餐廳。看來看去還是想吃平民料理豬排飯,晚餐就是這樣的組合。


明明台灣也有類似的豬排飯,但日本豬排似乎就是好吃了一點,米飯也比較香甜可口,連平常討厭吃白飯的我也可以全部吃光光。(事實上,食量本來就異於常人)。

隔天沒做多少事,一晃眼就到了午餐時間,我們從東京車站走到附近的丸之內大樓。

這家日式洋風的滿天星餐廳位於丸之內大樓五樓,本店在麻布十番,當時我不曉得它最著名的餐點是蛋包飯和漢堡排,因為看了日劇「流星之絆」,看到はやしライス(洋蔥牛肉飯)就很想吃。除了沙拉和湯非常迷你之外,主餐的味道很好。


晚上,先把買了日幣兩萬多的書帶回旅館(此時整個人比蔡康永還充滿書卷氣),晚上九點多再次前往 Caretta 覓食。Carreta 的頂樓景觀餐廳可以一邊看夜景一邊吃晚餐,不過價格很高,午間時段會比較便宜一些。


我們在地下二樓選了一家叫做「ducky」的西式餐廳。因為我平常是五六點就吃晚飯的老人作息,太晚吃反而有點餓過頭吃不下,點了盤義大利麵竟然沒吃完,覺得自己拿老闆的錢吃飯竟然吃不下實在是很不爭氣。


這個菠菜義大利麵的菠菜,吃起來好像台灣的熱炒。
附餐加點了飲料與蛋糕,這杯綠色的玩意兒竟然是「哈密瓜蘇打」。

隔天,又是出大太陽的好天氣,今天的據點在新宿,很刻意地經過 Krispy Kreme去拿個剛出爐的免費甜甜圈。只要門口的「HOT」燈亮起,就是甜甜圈出爐的時刻,任何人去排隊都可以獲得一個免費甜甜圈,不過通常排隊的人一定會另外加購。



我另買了一個限定期間的櫻桃口味(雖然心裡很想拿了個免費的就走),仙女體質的同事自己買了一打要送人,卻把她的免費甜甜圈也塞給我,於是我在熱天氣裡連吃三個甜甜圈,滿手滿嘴滿肚子都是油。(但拿老闆的錢買甜甜圈,依然讓我有著 fresh 好心情。 ← 到底是哪裡來的歐巴桑? 

明明是因為我們在飯店摸太久才出門,到了書店都已經快中午12點,同事還很有見解地說「這樣我們很快就又要出來吃午餐,時間被切得太碎,那我們先去逛UNIQLO好了」。

(此時很需要有人站出來嗆我們說「那花時間排隊買甜甜圈的意思是...!?」)

UNIQLO在新宿高島屋裡有一家旗艦店,佔地廣大,樓上有一家有名的中村屋咖哩。

晚上我們整個忽略餓的感覺,買完書就想直接留在新宿逛街,只在伊勢丹地下樓買了一些甜點先頂著飢餓。


如果要買一些著名的日本甜點,時間又不夠多的話,不管是洋菓子或和菓子,新宿伊勢丹地下街是非常齊全的地方,不用特地跑到各品牌的本店。

逛完街後,去車站置物櫃裡取出幾大袋書,加上逛街買的東西,最後瀟灑地搭計程車回到飯店,晚上11點才記起餓的感覺。但是時間實在是太晚了,只能跑到便利商店泡了碗湯、搭配新宿伊勢丹買的醬油糰子。

真想把這張照片寄給老闆說我們多努力工作呀。



隔天又是「寓逛街於工作」的行程。到了書店又是中午十二點,看到旁邊就是著名的拉麵店「光麵」,馬上就放下矜持(根本沒有這個東西)進去吃了。池袋的光麵跟另一家有名的拉麵店「無敵家」離很近,兩家都常常大排長龍(但裡面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多人,只是要讓人家覺得他是排隊名店而已)


幸好這碗拉麵沒有我記憶中日本拉麵的鹹,附餐我選擇了「魔法布丁」,雖然不知道魔法在哪裡(快請小鐘來喊「m-a-g-i-c!!!」),但是淋上那焦糖,會產生一種甜中帶焦苦的好滋味。

晚上到了澀谷,吃了「蘋果樹蛋包飯」。我想說要來點不一樣的,就點了「洋蔥牛肉蛋包飯」,事實證明蛋包飯還是淋番茄醬最好吃,淋這烏漆媽黑的醬,吃起來有一種土司加醬油的味道。


這一盤還是超小盤的「SS Size」(這家店把蛋包飯的份量像衣服的尺寸一樣,用SS - L區分),我竟然還剩了一大半沒吃。


假出差的第五天,我們自掏腰包延長一晚住宿,才能放下對工作的眷戀(這個東西到底在哪裡?)火力全開地去逛街。

因為我很愛抹茶,所以還沒到中午就先跑去汐留Caretta 茶寮都路里。這是來自京都的抹茶店,目前東京有兩家分店,另一家在東京車站八重洲口的大丸百貨(DAIMARU10樓。


中午很胡鬧地以吃冰混過一餐,之後就前往原宿。我想要的牌子在原宿La Forêt全都有,表參道上有超大藥妝店Ainz & Tulpe、還有開在隔壁的H&MFOREVER 21,一整天逛這裡就夠了。

下午與同事約在六本木 MidTown 的著名甜點店Toshi Yoroizuka(鎧塚俊彥)吃下午茶。平日下午來到這裡,竟然還是要排隊等座位,這可是一份甜點賣一千多日幣的高級地方呀。




點了最著名的舒芙蕾,以及一壺叫作「POOH」(小熊維尼)的茶。茶來時會附上一個小沙漏,上面寫著「三分鐘」,表示沙漏滴完沙後,是這壺茶最好喝的時候。



Toshi Yoroizuka
所有的糕點都是在你面前現場製作的,舒芙蕾也是。MENU上面寫著,這裡的
舒芙蕾,蛋黃是使用日本厲害的土雞蛋,而很豪邁地戳破舒芙蕾的表層,就可以立刻與裡面「土雞」的蛋黃面對面。

顏色好生的蛋黃,吃起來......好濃郁啊。

最後一天的壓軸旅程是到銀座最新開幕、於松坂屋佔地五層樓的FOREVER 21。銀座松坂屋的東西比原宿分店多,空間也明亮且動線設計較好;跟H&M一樣,這家店的服飾強調當季流行、價格不高,但質料不是很好,但我覺得配件的設計感都不錯。

當然也沒忘了造訪當時剛開幕沒多久的Abercombie & Fitch。這個地方實在是太妙了,門口站著兩位穿夾腳拖、襯衫釦子沒扣的猛男負責歡迎客人,走進大門就可以跟另一位猛男免費拍照(短裙辣妹幫你用拍立得拍,照片直接給你),從遠遠的街上就能夠聞到店裡超級濃郁的香水味,店內不僅播放著震耳欲聾的音樂、燈光昏暗像極了夜店,樓梯間還有一對男女負責跳舞炒high氣氛,連櫃檯人員都當自己是DJ似的不停隨著音樂擺動。


拍照時,其實我很想像無尾熊一樣攀上去(店裡竟然還有一座猛男銅像,呼籲全國各中小學不要再立什麼蔣公銅像了,現在流行「猛男銅像」啊!),店裡實在太黑,完全看不出來是賣衣服的店,這張若被我阿母看到,她會以為女兒已經墮落到去買猛男了吧!(女兒回應:阿母,我很節省,我都用免費的。)

想知道A&F在哪裡,不用問,不用google map,搭車到銀座,循著香水味走過去就對了。

而最重要的衣服價位呢?答案是,「貴到不行」。

一件基本款襯衫就要八九千日幣,建議大家來到這裡去裡面跟帥哥拍張照就可以了,順便可以體驗一下什麼叫做「視覺、聽覺與嗅覺的極限」。


我覺得最值得買的日本伴手禮,不是東京芭奈奈,而是...銀座資生堂 parlour 的起司蛋糕!
雖然價格很高,六小塊約鳳梨酥的大小就要1600多日幣,不過真的好好吃,完全打敗我這輩子吃過的所有起司蛋糕。


因為太想吃抹茶口味的蒙布朗,所以去機場前硬是外帶了一個來自巴黎的甜點店-Angelina的蒙布朗。它被我塞在行李袋裡面、一路顛簸到機場才被我打開來。

變形的外表害我被恥笑說,「請問,你的蒙布朗是假髮掉下來了嗎?」

1 則留言:

  1. 看到這篇
    想到我07年第一次去東京
    當時的名義也是去考察
    所以也是住在汐留vf
    入住25平方米的大雙床房
    除了第一餐的拉麵以外 每一餐都是1200日幣起跳

    而且年紀最小的我 也真的只要跟著走就好了 ........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