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3年8月1日 星期四

新加坡的重點是要一直吃一直吃一直吃


不少人對我去了一趟新加坡,都報以「懷疑」的眼神。

「你怎麼會去新加坡啊?」(輕蔑)
「很無聊的地方吧?」(輕蔑+10
「去過的人都說不好玩啊!」(輕蔑+100

我翻了個白眼。

你不懂、你不懂、你什麼都不懂啊!!!!



你以為,新加坡是個很有紀律的地方,所以嚴格 = 整齊乾淨 = 超無聊?

不,新加坡也有又臭又髒但很有趣的地方,那就是中國城和小印度。
(不得不說全世界的中國城都很臭,真的。)

來中國城和小印度,不要去買紀念品,重點是要吃東西。

在中國城買林志源肉乾,然後去麥斯威爾熟食中心(Maxwell Food Centre)吃海南雞飯、米粉湯和各式各樣的小吃,在小印度吃路邊的印度烤餅配咖哩。


麥斯威爾熟食中心有五家以上在賣海南雞飯,最有名的是這家「天天海南雞飯」。


要吃一定要排隊,即使不是用餐時段來,也要等一陣子。
用餐時段來的話,隊伍會繞起打結的圈圈,長到不知道最後尾在哪裡。
我們人多,一人排海南雞飯,一人去買米粉湯,兩人去找位子!




在此之前,因為討厭吃白飯的關係,我只因為旅遊書的推薦而吃過曼谷水門市場那家海南雞飯。

吃完很無感。

大概是我吃太重鹹了,總覺得這白飯配白肉的東西不太合我胃口。

結果,在新加坡吃了一次天天海南雞飯,隔天又再來吃!
台灣和曼谷都吃不到這樣的好味道!




我還吃了另外一家「阿仔海南雞飯」,兩家都很好吃。
如果懶得去天天排隊,來吃阿仔也很不賴,餓得發慌時比較不用等這麼久(但也是要排隊)。




在新加坡的熟食中心,用餐時段一定會大排長龍,我們的戰術是一人去排隊,一人去佔位子,再約好一個地點會合。
位子不好找,要在別人後面等,就跟台灣的夜市一樣。
併桌也是很正常的。


如果有兩人以上,還可以去排別家的食物,最後再全員集合,一起分著吃。



米粉湯也很好吃,湯頭很濃郁。至於刨冰,老實說,完全不能跟台灣比啊。
最令人讚賞的是,這裡店家的態度都很好。因為這裡的氣候跟香港太像,我常常誤以為自己在香港,所以排隊快排到我時,我老覺得「慘了,我又要被老闆兇了」。

結果,老闆忙歸忙,態度都超好的,他們會笑笑地問你要幾份,然後幫你把托盤、醬料通通擺好,笑笑地提醒你要自己拿餐具。
光是這一點,就大贏香港!


在小印度隨便找家店就坐下來吃的印度烤餅。
烤餅可以加蛋或加起司,或什麼都不加,一片一片撕下來直接沾醬料就很好吃。


這是克拉碼頭附近的松發肉骨茶。
肉骨茶從來不在我的美食清單裡,有生以來只吃過統一肉骨茶麵,印象中是一款很陽春的泡麵,不是很好吃。
本以為我會討厭這種藥膳路線的東西,沒想到搭配麵線真是意外的清爽好吃,大骨上面的肉更是入口即化。

最厲害的,是湯!
淡淡的藥膳味,淡淡的茶味,喝起來甘甜,但一點都不油,全部喝光光。
店裡可以買調理包帶回家,據說買回家煮也是一樣的好味道喔。



講到吃的,還有兩家我這個麵包人一定要推薦的店家,那就是亞坤和吐司工坊。
(這兩家在台北都有分店了。)


亞坤的名產是咖椰吐司。
咖椰是一種甜甜的抹醬,把吐司在烤爐上烤得酥酥脆脆的,再抹上這個醬料,趁熱吃、配咖啡吃。
我在高島屋樓下的美食街看著他現做,吐司在烤爐上烤了好久,吐司變得好扁,心裡不禁想著,烤成這麼乾,會好吃嗎?

心存懷疑地咬了一口...

天啊,香!酥!脆!




太棒的點心了!

吐司工坊最有名的是肉鬆吐司,不過我這次吃了,倒覺得還好,可能聖淘沙裡的分店人實在是太多了,排隊排得我不耐煩。

對這家店最美好的印象,停留在曼谷分店吃過的美祿吐司。

亞坤和吐司工坊通常會出現在百貨公司 Food Court 和地鐵地下街,到處都有,很容易遇到的。



看得懂上面這個吐司工坊的英文菜單嗎?

Kopi = 咖啡(加糖和煉乳)
Teh = (加糖和煉乳)
O =

以上都是取台語的諧音。
「黑咖啡」就是只加糖不加煉乳的咖啡,所以當然「黑」。

C =
這是海南話。
「咖啡C」是加糖和鮮奶的咖啡,因為 Kopi Teh 加的是煉乳。

新加坡大部分地方說中文可通,但聽當地人民交談,你聽得出來他在說中文,夾雜著英文,也有台語和其他方言。
總覺得認真聽就可以聽懂,但事實上完全聽不懂
但他們若知道你是外來客,就會用全中文跟你交談(如果是華人的話),這一點不用擔心。

至於美祿恐龍,這飲料並沒有真的恐龍,喝了也不會變恐龍,是一種美祿上面加上OREO碎餅乾的飲品。

取這名字...大概是要製造一個很兇猛的意象吧。



路邊攤的美食,最讓我念念不忘的點心,是「吐司夾冰淇淋」。


這種東西,都是路邊小攤子在賣的,攤位上就是一個冰櫃,老闆開著一個大大的紅色洋傘,冰櫃上貼有十幾種口味的MENU

跟老闆說要什麼口味、要夾吐司還是餅乾,老闆就會從冰櫃中拿出冰磚、動作俐落地切一塊冰(有些是挖兩球冰淇淋),然後包在吐司裡遞給你。

有天晚上,我在烏節路上的H&M逛膩了,就偷溜出來買吐司夾冰淇淋(其他兩位小妹還在逛)。
團隊裡的儂姊,得知我在他們逛街時竟然跑出去就地解決了一個吐司夾冰淇淋,之後還回來裝沒事繼續逛(烏節路很長,我走了好一段路),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結完帳出來後,儂姊立刻在裝上鋼鐵人的噴射火箭,咻地一聲為愛往前飛。

看準紅色的大洋傘,她一個箭步上去,跟攤販老闆說:「我要夾吐司!」

老闆聽不懂,說:「吐司?我還老師咧!

儂姊當時即將出發去澳洲,很想練習英文,她不知道新加坡人聽不懂「吐司」,都說「麵包」,直來直往地回覆說:

「我是說吐司!老師......TEACHER!!!


這麼美味的東西,一個只要1塊新幣!
(照片裡這攤賣1.2,所以我沒在這攤買,通常再往前走走,就會找到賣1塊的。)

各大鬧區的大馬路邊都看得見,我在烏節路上吃過一個,在克拉碼頭吃過一個,去找魚尾獅的路上又吃了一個。

吃到我胃裡面都是冰,這時如果有個太醫來幫我把脈,一定會馬上跪下說:

臣惶恐,娘娘您體內寒氣逼人啊。

但是,我實在太捨不得了,最後一天經過烏節路,我還是忍不住又吃了一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