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3年8月22日 星期四

美瑛怪談


北海道很大,光是機場就有好幾個。

今年初第一次自助北海道,是從成田轉 JetStar 到札幌新千歲,主要住在札幌,再搭配JR發行的富良野美瑛四日券,從札幌搭特急到旭川,轉普通車到美瑛(美馬牛、富良野)。

冬天來北海道,2月時札幌和旭川都有雪祭可以看,搭廉航從新千歲進出,是比較方便又省錢的選擇。

但這次是單純為了美瑛和富良野的花季而來,所以決定直接飛旭川機場。

飛旭川的機票票價沒有捷星和亞航飛札幌來得便宜,不過這麼做可以省下新千歲-札幌(1小時)、札幌-旭川(1小時20分)、旭川-美瑛(30分)的通車時間。
車程雖然都不長,但提著行李搬來搬去也挺煩的。

旭川機場到美瑛非常近,搭薰衣草巴士只要16分鐘,比到旭川還要快(35分鐘)。

我的走法是先飛東京,再另外買ANA的國內線機票(羽田-旭川)。
現在台灣有復興航空和長榮航空直飛旭川,復興航空偶而會推出早鳥機票,票價含稅約一萬初,有機會可以注意一下。



美瑛是非常鄉下的地方,雖然暑假已經是旅遊旺季了,到了晚上還是非常安靜。

民宿就在離車站步行距離五分鐘的地方,路上只要轉兩個彎就到了。本想說我半年前才來過一次,我又是認路大王,也已經在 google map 上確認過火車站、公車站和民宿的相對位置,找到民宿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結果,一下巴士,我就迷失了方向。

這是因為,冬天的美瑛是這番白茫茫的景象:



我的記憶就是:雪!雪!雪!

而融雪之後的夏天呢,整個城市的水平線整整下降了一公尺。在冬天,我原本以為是路邊欄杆的東西,這次夏天去才發現...

那其實是公園溜滑梯最上方的扶手啊!



週六晚上八點多,天已經全黑。
昏黃的路燈太有情調,全然是一種毛骨悚然撞鬼經驗的氣氛。

一路上,安靜得很。除了一起下車的乘客,路上沒見到任何人。
我這種土生土長的台北人,最討厭假日外出人擠人。
但是,一到這種人口很少的地方,就會開始抱怨......

「怎麼都沒有人!!!」


下車後,我自以為熟練,不假思索立刻走進美瑛車站旁的人行天橋,打算跨過車站,走到另一端。

人行天橋的外觀很歐風,建造的目的是用來讓行人安全穿越美瑛車站的前後站。
其實要走路面上的鐵路平交道直接穿越鐵軌也行,不過要繞一下路。

天橋內部很是空曠,甚至有些陰森。

裡面幾乎沒什麼燈光,有幾盞增添詭異氣氛的慘白日光燈。

一棟燈光昏暗的建築物裡,只聽見不知名的地方規律地傳來尖銳的盲人信號音。

盲人信號音是讓盲人知道自動門在哪裡的設備,但聽在我們明眼人耳裡,卻覺得很是恐怖。
那規律的信號音,在這封閉的建築物裡無限迴盪著。

入口的自動門一打開,就會聽到...
「登~~登~~~~」
「登~~登~~~~」


走進電梯,在微弱的燈光裡看見鏡子映照出自己的身影。
「登~~登~~~~」
「登~~登~~~~」 


電梯門再打開,眼前是一個黑暗的長廊。
窗外微微透進一些軌道上的燈光,詭異的窗影投射在地面上。
「登~~登~~~~」
「登~~登~~~~」 


走出電梯,就看到一個詭異的景象。

長廊上,一個抱著嬰兒的媽媽站在不遠處,一動也不動地看著窗外。

看到這畫面的瞬間,我的心臟應該停了三秒吧。

一路走來都沒遇見過半個人類,那眼前這個...

可會是人類?



我強裝鎮定,跟朋友若無其事地快步通過。
經過那對母子時眼睛也不敢亂瞄,一切裝作沒看到。

路過她身邊時,我大概有不自覺地暫時停止呼吸吧。
以及,心裡閃過好幾次,這位看著窗外的媽媽在我經過時,會一秒變姥姥,突然飛出一條超長舌頭把我捲進去肚子吃掉的畫面。



事實上,什麼事也沒發生。
也許,這位日本姥姥嗅得出外國人的味道,不想吃外來客吧。

好不容易拖著大行李走出車站的另一端,我這才發現:

靠邀,走錯路了!

原來薰衣草巴士(美瑛駅)下車的地方就是後站;而民宿就是位在後站啊。
我下車後還立刻過橋,反而是走到前站來了。

沒辦法,只能再走回陰森的人行天橋,依著原路走回去。

在電梯裡,我跟朋友說:
「在這種地方迷路了,想問路都不知道要問誰咧。」

朋友不假思索地說:
「就問剛剛那個抱小孩的媽媽啊!」(← 不怕死地開啟了一個禁忌的話題。)

我說:
「是喔...那如果等一下她轉過頭來,她沒有臉怎麼辦?」

朋友說:
「X!就知道你要講這個!」(← 這個人外型壯碩就如陣頭裡的瑪莉亞,但一提到鬼,就會突然嬌弱如安心亞。)


▲ 帶著兩大瓶2公升水登上美瑛丘陵的女人(這是一位女性)。

電梯門緩緩打開(仍舊搭配著淒厲的信號音)。
我們一起往黑暗的盡頭看去。

長廊上,空無一人。
才兩分鐘的時間,「無臉媽媽」就不見了。 

哎呀,想跟她聊兩句都沒得聊啊。
只好又默默地穿越長廊。

經過剛剛無臉媽媽站定的地點,我好奇地看向窗外。
窗外就只有鐵軌,甚至連一台停靠的列車都沒有,根本沒什麼好看的。


我更加確定,剛剛那對母子應該不是人類的事實...

朋友瑪莉亞則是往另一個方向看去。
「啊,那個媽媽,他們跑到下面去了啦!」

我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見一個女人背對著我們,跟小孩在路邊玩鬧著。

我說:
「可是,如果現在她轉過頭來,搞不好還是沒有臉啊!

瑪莉亞說:
「X!」(← 我們是有素養的文人,就不要把髒字打出來了。)

走回剛剛下巴士的地方,看著地圖,我還是不太確定該走哪條路。

上次來是冬季的白天,這次來是夏季的晚上,兩個南轅北轍的畫面啊,我完全無法辨識。
而且美瑛的路都好大一條,每條路都看不到盡頭,若第一步的方向走錯,肯定會錯到天涯海角。

▲ 冬天來時,我出美瑛車站時也迷路,外面就只是一片白茫茫,我
想說來看一下路邊的地圖研究一下,結果見到這個畫面...

我在研究地圖的時候,瑪莉亞再次不怕死地進諫:
「我看,我們就問那個媽媽吧?」

(此時那個女人依舊背對著我們,我依稀可以聽見小孩的嬉笑聲。)
(其實我有看到那個小孩,他有臉。)
(但據我看鬼片的經驗,通常無臉女的小孩不都是另一種鬼嗎...)← 一個鬼片看很多的女人。

「她剛剛有轉過來一下,她有臉啦!」

是喔?她有臉喔?
好吧,那就來問問吧。



最後,的確是這個媽媽親切地為我們指引了正確的方向。
不過,因為我從頭到尾都認真看著自己手上的地圖,加上我怕我聽錯,非常專注在聽她說話,所以也不太記得她的長相。

年輕媽媽為我們解答完之後,又牽著小孩,走上了人行天橋(是用走的,還是用飄的呢...)

昏黃的燈光下,媽媽牽著小孩的手漸漸遠去。
一大一小的背影就這麼消失在遠方。

那天晚上,都進到民宿裡了,我還是覺得很疑惑...
「其實,我剛剛沒有仔細在看她耶,那個媽媽她...」

「她有臉!」瑪莉亞斬釘截鐵地說,鼻孔開始噴氣。

「她、有、臉!!!!」

是嗎?

下次出國,如果是在晚上,四下空無一人。
當你好不容易遇到一個人,想要問路時...

請記得,一定要看清楚對方,究竟有沒有臉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