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1年9月25日 星期日

最好的身分,是「大家」

因為必須在九月底前寫出五篇澳門相關文章,最近我過著不怎麼認真上班、回家就開電腦登錄網誌、週末還得設鬧鐘的水深火熱生活。


我當然不討厭寫作。小時候我想要當個作家,國中時我想要當個小說家,大學時我想要當個劇作家。
即使我在不知不覺中,早就變成「大家」了。

常有人說,「作家」就是要「一坐下來就能寫」,才有資格叫做作家。
圖文作家張妙如在她的書裡提到過,作家24小時都有可能在構思書裡的內容,根本沒有真正的休息時間;九把刀也說,他嚴格要求自己一天至少要寫作5000個字。

然後你應該也知道,他的人生就是要不停的戰鬥。

這句話很勵志,所以我們一定要聽進去。
但如果我要把它寫下來、貼在我的書桌前面的話,我希望可以在後面加上一句話:

「人生就是要不停的戰鬥......但也需要週休二日。

生活中已經有太多需要被制約住的事(工作/家事/雜事),所以我盡量讓自己別被更多不必要的事制約。
例如,部落格是自己寫爽最重要,不要有「今天一定要發表某某文章」的想法;facebook 是拿來發牢騷的地方,不要有「每天都要上去看看,以免漏掉什麼新訊息」的想法;MSN 是純粹閒聊的工具,不要有「隨時隨地都要上線,方便人家與我聯絡」的想法。

所以在路上看到無時無刻都在用 FB WhatsApp 的人,我心裡都在吶喊:

「你們這些人,全部都被鬼附身了吧!」

有時候閱讀到一些文章,會出現「啊,壓力好大,好多人催促我發文喔,所以這篇可是我不眠不休趕出來的呢,請大家一定要給我推推喔!」這類文字,我看到時,整個人都會變成一個問號。

現在是在等王菲出唱片?還是要請王祖賢出來拍戲?

真的有這麼多人在電腦前面,因為等不到你的文章而吃不下飯、夜不成眠嗎?

我當然不討厭寫作。但就只是在自己的部落格寫文章而已,哪來那麼多無謂的壓力?
想寫的時候再寫就好了,這就是「大家」的權利。

我現在深刻地感受到,作家這份工作真的很辛苦,每天都要寫,24小時都必須動腦,寫了又寫,覺得寫得不好就再重寫,寫不出來、沒靈感、資料找不齊全,你還是得繼續寫。

我真的非常慶幸,我成為了「大家」。

因為我一坐下來只會等著人家上菜,怎麼可能一坐下來就能寫;我一天至少要睡滿7小時,24小時呈現動腦狀態我絕對會爆炸;我也無法要求自己一天至少要寫作5000個字,我只會嚴格要求自己一天至少要攝取1200卡以上。

重點是,我每天都吃超過非常多啊,這有什麼好嚴格要求的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