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1年4月16日 星期六

獨行老少女的奈米膽

對於一個人旅行已經很上手。我早早會想好要帶什麼東西,哪些衣服可以穿去丟,保養品該挑哪幾瓶,哪雙鞋最好走又最百搭,連撒隆巴斯要帶幾片我都會分裝好,因為出去玩我沒有一次不鐵腿的。

什麼時候該換外幣/列印好資料/打包好行李/辦理網路登機/出門/搭車要準備多少零錢,我一絲不苟地準備好。很完美,很井井有條。這其中蘊含著一個人的驕傲,當然也有著一個人的無奈。

一個人出發我是不怕的,也許是我早已習慣在「一個人就應該要如何」的模式裡。旅行過很多國家,你可能以為我是那種一住進青年旅館就能輕鬆跟大家打成一片的陽光女孩──喔不,我從來都不是;我一個人住青年旅館大部分都只是安靜睡覺而已,極少找人攀談。

很多事我也是旁邊有認識的人才敢大方做的。其實我骨子裡,就只是個閉鼠的台灣人啊。

例如殺價這件事,我就一輩子都學不會。那天,從曼谷水門市場(類似五分埔的地方)回飯店,我因為不敢殺價(是不敢殺,不是沒殺成功)而感到挫敗,在 facebook 上寫了一句:

"A woman who doesn't know how to bargain can't survive in Bangkok!"
(不會殺價的女人無法在曼谷生存。)

住上海的朋友回說:
"You can't survive in Shanghai, either."

常去東南亞旅行的朋友回說:
"You can't survive in India, either."

住美國的朋友回說:
"A woman who doesn't know how to bargain is not a woman!"
(不會殺價的女人根本不能算是個女人!)

事情是這樣的。
我跟一堆人挑著某個攤位的包包,一個辣妹老外抓起一個零錢包問老闆:"How much?" 老闆臉色不善地回說:"Two ninety! Two ninety!$290)" 老外很熟練地說:"Come on! One hundred!$100)",老闆聽了她的臉更臭了,也沒有說OK,只不置可否地看著她,老外立刻塞給她一張百元鈔,就大大方方地走了。

如此簡單,完全不費力氣。

我見「機不可失」,立即上前問老闆說:"How much?"
老闆又是說:"Two ninety! $290)"

我啞口無言地看著還沒走遠的老外,臉上打了個問號。

啊你剛剛都被殺價了,我才差二十秒而已,也不能「順便」一下喔。

朋友 fatty 說:「你白痴啊,不會立刻也跟他 “Come on! One hundred!” 喔!」

我想說同樣的戲就不要演第二遍了啊。最後我只默默演了一下「還好啦,我也沒有很喜歡,沒有一定要買」的內心戲,放下手上的東西就走了。雖然我沒有回頭,但是,但是,她怎麼沒有過來拉我說「好啦好啦,賣你便宜一點」呢?

過兩天,我在恰圖恰市場以「定價」120元買到相同的東西(又沒殺價,真是個奈米膽的呆子)。我想這東西的成本應該不到50元吧?

所以,以殺價功力來說,我不僅不能算是個女人,我簡直...不配當人。



曼谷旅行最後一晚,我來到頗負盛名的 Divana Spa。這家Spa在曼谷有三家分店,我選擇了相對便宜的 Divana Massage & Spa,其實比較紅的應該是剛搬到 Surasak  Divana Virtue  Thong Lo  Divana Divine

雖然有比較便宜,但仍算是高檔地方(所有療程都在千元以上),一進去有個好漂亮的綠色庭園。我還沒進大門就在外面大拍特拍,想說反正外面也沒人,自由得很。

拍沒兩張,就有一個高瘦的年輕男孩兒朝我輕輕喊著:「三碗豬腳~」。

本來想回頭瞪他一眼說「我有預約啦,但我時間還沒到等一下再進去啦。」但這一回頭,就被那暖暖冬陽餘暉下的溫暖笑容給吸引住了,這招風耳的孩子活脫脫就是一個泰國版的瑛太啊!(奈米膽的老少女頓時心花開呀開,心裡的小少女輕快地跳起蚌殼舞)。

瑛太瑛太可愛的瑛太~(他已經結婚生兩個小孩了。)

那小小的臉龐,長長的睫毛,誇張的招風耳,短短的頭髮,配上隨性的泰式米白色的上衣,好一個可口的男孩啊!(不好意思,寫這段時我被言情小說作家附身了。)

要是我旁邊有朋友,我一定抓住他請他讓我拍照。可能還會「咕嘰咕嘰」搔著他的下巴。

他請我進室內前先脫鞋,我看著他恭敬地提著我鞋底已經髒到從粉紅色變灰色的夾腳拖,感到非常不好意思(老少女也有羞恥心);他跪在我旁邊打開 MENU 請我選擇療程;帶我進房間(可惜只是做 SPA 的房間)為我介紹環境以及今日療程。

按摩的90分鐘裡,我一直想著:「等一下怎麼開口說要幫他拍張照。」

但後來還是沒膽說。老少女的矜持真是沒藥醫啊。

SPA 店請男生當門口的接待人員,我還是第一次見到。Divana 真不愧是一家外國雜誌評鑑五星級的 SPA,真會為心靈孤寂的天下女性著想。



一個人做了很多丟臉的事有著一些奇怪的想法但無人可分享,所以有時邊走著就會開始自言自語,有時是一邊逛攤子一邊把心聲顯露在臉上(這個多少錢啊?沒貼標價表示又要講價吧?全都是假貨還擺這麼明顯出來賣啊?老闆不要再跟著我了好嗎?),當旁人發現時,問了我:「小姐,請問你?」我這才忙不迭地戴上面具說著:「啊,沒有,沒什麼事

拉著行李,不必等待誰來陪伴,我就可以跳上車、搭飛機、住進飯店,說走就走。但要我一個人走進高級地段一家精緻漂亮的小店,或一個人坐在四人桌前不疾不徐地用餐,或在試穿了多件衣服後在熱情日本店員的強力推薦下依然一件都不買,或命令煩人的計程車司機不要再跟我囉唆了,或對按摩技術不好的師父理直氣壯地一毛小費都不給,或在完全沒有英文菜單的攤子前對著不會說英文的老闆比手劃腳。

這些可能你都覺得沒什麼,但我都不敢。

更別說都已經搭了一百多次飛機了,現在飛機要起飛時我還是會手心冒汗緊張得要命。

我是勇闖天涯的那個人,但我只有一顆奈米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