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09年6月4日 星期四

上班族的奇幻旅程

世界上最可憐的種族,是台灣的上班族。

低薪、事多、年假少,好不容易遇到長假,一出門就塞車,想出國就訂不到機票,在時機歹歹的今天還要被說「塞車是一種幸福」,代表景氣回溫呢。

趁著今年唯一的四天端午連假,終於可以去一個遠一點的國家。跟少少的特休假加起來,好不容易湊出九天半的假期,但歐洲與美洲都與台灣日夜顛倒,我這個辛苦的旅程可是「下班回家洗個澡就去搭飛機,回台灣後行李丟下、隔天一早就去上班」的安排,若是加上時差的折磨,不僅到國外第一天就累到趴,回到工作崗位的第一天也會恍神一整天。

但,即使沒有時差,我還是恍神了。

於是,就決定去澳洲了。東澳只快台灣兩個小時,西澳甚至與台灣沒有時差,雪梨從台灣飛十小時就到,可以離開亞洲,也可以離開北半球!而且還是我至今尚未去過的最後一洲(我獨自去過非洲摩洛哥。)

我從未在有工作的狀態下去過很遠的國家,一方面是沒有那麼多假,另一方面是工作後才深刻知道為五斗米折腰的生活不容易,我一個月的薪水還不夠付這次的機票錢。

出國的前一天和回國的隔一天都要上班,不像學生時代,可以放暑假放到天昏地暗渾然不知今天禮拜幾。上班族想要在旺季連假出國,就像投資房地產一樣,早八百年就要看準時機買機票訂旅館,還要擔心會不會有颱風地震海嘯或突然殺出來的H1N1打亂你的行程。

連假出國擠死人也貴死你,從出門到機場就一路塞車,機場也會大爆滿,搭飛機想劃個靠走道的座位,地勤跟你說這班飛機很滿;平日出門渡假便宜很多,但亂請事假老闆會討厭你,也很難找到願意跟你一起請事假出去玩的同伴。就算有了不知幸還是不幸的無薪假,就會覺得都沒工作做了,還有閒錢可以出國玩嗎?

請長假的假單要提早給老闆簽,否則他心裡會給你打一個叉,集滿三個叉你就出局了。打從他簽了你的假單開始,你的臉就寫上了「我下禮拜要出國去爽」幾個大字,所以他會特別盯緊你,諸如「XX事做好了嗎?」、「走之前要把XX完成喔!」這種話會不斷在你耳邊響起,很多事要先做起來放,才能安心去渡假。

另一方面,規劃旅程這件事也如火如荼地進行著。每天看旅遊書、上網看評價、印地圖、找別人的旅遊心得,像理財專員似地緊盯澳幣匯率,卻仍有一大堆問天問地問葉問都得不到答案的問題。
(葉問says:干我屁事!老子在練詠春!)

要抓緊玩樂時間的關係,我來回都搭夜班機,在飛機上過夜,省時間又省住宿費,而且一下飛機就是一個美好的早晨──但累個半死是一定要的。尤其最後一天在香港過境停留10個小時,已經一夜沒睡又要背著大型戰鬥包到處搜購,這其實是一種鐵人訓練,我看我下次也跟隨林義傑的腳步決戰撒哈拉好了。

旅程結束後,回到台灣第一件事就是趕快洗個澡,好好躺下來看敗犬女王完結篇;第二件事是看春季日劇BOSS出到第幾集;第三件事是關心痞子英雄的進度。我離開了那個美麗的地方,但是我帶著美好的記憶回到我最想念的地方──世界上最舒服的角落就是自己的房間。隔天我坐回我的辦公桌前,開始聽張懸、聽徐佳瑩,大口吃滷肉飯、喝燒燙燙的貢丸湯。台灣萬歲!

現在我有成堆的冬衣還沒洗(南半球是冬天),行李箱也沒整理完,臉因為吃了太多垃圾食物和睡眠不足而爆痘,每天要吃的優格沒買、沒有修眉、沒有修指甲,但我上班第一天,就先帶了要請同事吃的伴手禮,和同事請我代買的菸飛奔到公司,生怕六月的第一天就遲到,全勤就沒了。

每個人遇到我都問:

澳洲好玩嗎?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因為我被迫收心的好快,眼前電腦螢幕的 Outlook 收件匣信件一直跑個沒完。

我說:

還好。空氣很好。

這一切真的是超累的。

但是我已經開始在查去日本的機票住宿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