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6年7月11日 星期一

史上最老澳洲打工度假 (1):切菜王的誕生

30歲才申請澳洲打工度假,在我按下submit的那一刻,實際年齡是30歲又10個月。

距離「滿31歲前可申請澳洲打工度假簽證」的規定,只差兩個月。

拿到簽證後,我又過了快一年才出發。
也就是說,當我雙腳站在澳洲土地的那一刻,都已經快32歲了。

▲雪梨從11月底開始有一連串的聖誕節活動,達令港在晚上會放(有點虛的)
煙火,我的南半球生活從很熱的聖誕節拉開序幕。

所以,在澳洲和紐西蘭走跳的7個月,我都是以一個「長輩」的姿態出現。

我就是把自己逼到極限才來的,全澳洲最老打工背包客丟洗襪奔郎,不需要問How old are you也不需要咚吱咚吱,請直接叫我姊姊。

正因為我是在台灣工作多年的姊姊,我有經濟能力,我不是帶著一塊兩毛五立志要賺到兩億回去的好青年,所以當我入境澳洲、讓簽證生效時,只待了澳洲五天,就又很帥地飛去紐西蘭玩一個月,又很囂張地回到雪梨跨年,接著再去南澳阿德雷德玩了一個禮拜,簡直是個瑪丹娜開巡迴演唱會的行程。

▲2013-2014在雪梨的跨年煙火,是我這輩子走最多路的一次跨年活動。

▲全世界第一個施放跨年煙火的城市,人多到不可思議,全澳洲的台灣人大概都聚集在雪梨了。

▲老實說南澳的阿德雷德不是個有趣的城市,但是海邊的景色很漂亮。
有個下午,我就呆呆地待在Glenelg Beach看著鮮肉猛男跳水。

燒了好多錢之後,來到墨爾本,才真正開始思考打工的事。

在墨爾本找房子的時候,搭上TRAM 109,在遙遠的第46站下車,有一家小小舊舊的日本餐廳「明日香亭」出現在我面前。

▲記得澳洲有很多莫名其妙的長假,三月底復活節有一個,四月底也有一個,
放假就會沒客人,老闆乾脆關店,所以當時門口貼了個休息的告示。

櫥窗裡放著幾碗拉麵和丼飯的模型,很久沒吃到香噴噴米飯的我,臉貼著玻璃看著做得很假的食物模型,真想進去好好吃一頓。

沒想到,接下來的五個月,櫥窗裡的餐食我可以任點,每天都有香噴噴的日式料理可以享用。

===========================================================

有一天出門等電車時,看見餐廳門口貼著這樣的標示。
「因為工作人員突然離職,店裡人手不足,今日臨時停業。」


看到這個告示,我想說我真是太幸運了,隔天手刀去投履歷表,面試的隔天就正式上班。

這就是我在國外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很小的日式餐廳上班。
在這之前,除了17歲在星巴克打工過以外(17歲就像是一個世紀前的記憶),我沒有做過服務業。

當時,我高齡31.9歲。

我辭掉了台灣工作,我沒有結婚對象。
開始在世界的某個角落不停地洗碗切菜。

===========================================================

如果你是那種超級正面思考、對人生異常樂觀的人,歡迎來到明日香亭上班。
只要一個禮拜,包準你厭世。
全身被注滿負能量,注入到飽死。

這是一家很小的餐廳,店裡只有五張桌子和一個吧檯,全店坐滿也只能容納15個人。
老闆一人兼主廚,服務生通常有兩個,非尖峰時段還只有一個。

早上11點開店,10點要抵達準備開店。
其中一人去採購生鮮食物,另一人則在店內打掃、切菜、備料。
切菜的基本內容包括2顆生菜切絲、一根小黃瓜切片、一把青蔥切末,以及柳丁、番茄、檸檬洗淨去蒂後切片;以上這些東西,依照標準作業流程要在半小時以內做完。

我在家裡是個大小姐,媽媽一聽到我拿碗盤的聲音,就會手刀衝過來問我要幹嘛(通常不就是盛飯嗎)。一顆生菜我切20分鐘都切不完,而且切出來超級粗,粗到只適合去滷味攤上班,可是這是日式料理店,非常講求精細的日式料理店,老闆看到我切出來的生菜,就是在我面前浩克式怒吼一聲,然後連籃帶菜整個丟進垃圾筒,接著又快速變身為腦筋急轉彎裡的怒怒,怒氣沖天地示範一次給我看。

(看他一邊示範我一邊好想問:請問那個瀝水籃還要從垃圾桶裡面撈起來嗎?)


如果我切菜的節奏是康康的說話速度,那麼老闆切菜的背景音樂就是周杰倫的娘子

總之就是「噠、噠、噠」跟「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的差別,而且他都邊用IPAD看蠟筆小新邊切菜,平均兩分鐘就切完一顆,寬度不到0.1公分,比我的百樂HI-TEC-C原子筆還要

▲突然想寫這篇文章,是因為看到女醫明妃傳的霹靂虎嫂在學做菜。
劇情演到她切菜切太慢旁邊的人看不下去,叫她切快快快快快快一點。

11點開店,我卻連一顆生菜都沒有切完。還要趕快把老闆捲好的壽司和手卷裝盒、製作鮪魚內餡、處理退冰好的蝦子,以及清洗好所有早上使用過的刀具與鍋具。

生菜不夠會讓世界末日立刻到來,因為所有的便當都要有生菜鋪底,如果櫃台有人點了10個便當,你卻還在洗菜切菜,你接下來的動作就會像龐貝城的火山爆發一樣,岩漿都快要淹到腳邊卻只能不停地往前衝,而且保證你一定會被老闆用平底鍋砸臉。

前幾天上班還有前輩救援,雖然被罵很慘,但也平安無事地結束工作。
不過,有一天下班前,卻被老闆一聲令下:「妳!明天早點來!

我們台灣人是好員工,非常能了解他的意思。
他的意思是說:「妳做太爛了所以要早點來把該做的事情做完我並不會給妳加時的錢因為這是妳自己的錯一切都是因為妳做!太!慢!

好啊,早點來就早點來。
即使前一天收店收到快晚上12點,我隔天早上9點就出現在店裡。

另一個新來的韓國美眉也沒有在餐廳工作的經驗,但是她進步得很快。
我問她:「妳在家會做菜嗎?」
她說:「不會啊。」
我又問:「那妳怎麼學得這麼快?」
她聳聳肩說:「因為,很簡單啊。

我被刺激到了。
在這之前,我心裡一直有個藉口:
「我本來就是個坐辦公室的人啊,餐廳的事做不好也是應該的吧。」

可是,這個漂亮的韓國女生小我9歲,我怎麼可以在切菜這件事上面輸給她!?

她的眼神讓我覺得,一件事情你只要不停地說服自己它很簡單」,不停地告訴自己「你可以」,然後強迫自己站在那個位置上,你就能夠很快地逼自己學會。

沒有什麼事是辦不到的。

在這之後,大概是因為我帶著這股氣勢完成了很多事,
包括去凱恩斯潛水跑完42.195公里的全程馬拉松
在日本自己開車上路,漸漸給了朋友一個鋼鐵女的印象。

我剛開始學切菜時怕得要死,總覺得刀一定會切到手指,兩眼直瞪著下刀的地方,絲毫不敢加快下刀的速度。其實,只要記住老闆教的方法,左手握拳,握刀的那支手一直往前滑,刀背靠著指關節,左手用固定速度移動,根本不需要看自己切到哪裡,就可以自然而然地一路切下去。

秘訣是:「刀子要往前滑動,而不是往下切。
否則你手腕很快就會沒力,然後你還有一堆切不完的菜。

練習了一個禮拜,我切菜愈來愈快,菜也切得愈來愈細。
不論是小黃瓜還是洋蔥,我都能快速切出漂亮的細絲,幾把長長的青蔥到我手裡,也會瞬間變成一座蔥末山。

但,我每天還是九點多就到了。
因為我一直記著老闆生氣地跟我說:
「妳!明天早點來!」的神情。

雖然,10點才開始算薪水。

工作熟練了之後,每天不到開店時間,我已經完成地板和桌面的打掃工作。
還切好了所有生菜、小黃瓜和青蔥。
柳丁、番茄、檸檬也都洗好切好,全部排列整齊可以直接使用。
所有壽司已經漂漂亮亮地擺在冰櫃裡等待販售。
電鍋裡的米飯和味噌湯漸漸飄出香噴噴的味道,等待被一碗碗盛出來販賣。

我把門口的標示翻到「OPEN」那一面,好整以暇地等待客人上門。
準備好跟進門的每一個人說:Hello, how are you? What would you like today?

然後,有默契地把餐盤傳給其他同事、寫好order單遞給老闆。

雖然,我年紀這麼大才開始學做這些事;雖然,我每天都被罵到厭世。
雖然,這是份很簡單的工作;雖然,這是很多人在學生時代就已經有過的經歷。

但是,這份靠著努力毅力所變成的能力,會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記憶。

從今以後,我會在我的履歷表上加上一句:

Joelle,32歲開始學切菜,也在32歲變成了切菜王。


墨爾本sharehouse的房東夫婦對我超級好,我說我自己做瑪芬老是做成發糕的口感,他們特地烤了鬆軟的瑪芬給我(台灣人到了澳洲突然都變得很愛做甜點)。32歲生日當天,打工回到家都半夜12點了,整屋子的人都睡著,但因為有小小的燈光和瑪芬迎接我,立刻讓女鋼鐵人從18層地獄一秒衝回地面。


2 則留言:

  1. 恰吉寫的好棒~有種身歷其境的電影感~

    回覆刪除
  2. Love your blog.... great experience.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