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3年11月8日 星期五

70%奈米膽 + 30%大齡女的 Jungle Flight


這個活動在清邁超有名,就是在森林裡架很多平台,平台與平台連接著鋼索,而你身上穿著附有鉤子的裝備,人就可以在平台與平台之間滑翔。

滑翔的過程中可以看到泰北山林裡最美麗的原始風景。
完全沒有建築物阻礙,又刺激又涼快!


去年來清邁時,我就想參加這個可以當女泰山的活動了,但是一個人參加實在是很害怕(我是那種去遊樂園只玩漂漂河的人),想來想去還是作罷了。

這次來,還是沒有人陪,可是許多人都慫恿我一定要去!

在曼谷遇見一個台灣女孩,說她連盪鞦韆都不敢,但是她覺得 jungle flight 一點也不可怕,很好玩!
(→ 這種謊她也說得出來,這種人難道不該被車裂嗎!?)
(→ 這種謊話都相信的人,難道不該去醫院檢查腦子嗎!?)

PAI回清邁的車上,一對很文靜的中國母女也跟我說很好玩,他們沒怎麼提到恐怖的部分,只叮嚀我要「穿長褲」。

母女倆都是戴著金邊眼鏡、穿著蕾絲小洋裝、說話細聲細氣的姑娘家。
(或許,在金邊眼鏡、蕾絲小洋裝底下,人家可能還有穿舌環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啊。)

人家中年婦女都去玩了,我還在龜縮什麼呢我。

打鐵趁熱,我隔天立馬手刀衝去報名。
然後,回家就看著報名的紙條後悔。

我、超、後、悔



出發當天,我們這團只有6個人,這還算是人多的了,後面那團只有兩個人,我們後來都被趕上了(每天有四個不同時間的梯次,互相間隔一小時。)

我很幸運,同團有三個人從台灣來,其中有一個會說中文的帥老外是美國人,他在台灣當實習醫生,中文說得比我爸還標準,我都嚇傻了。

另外兩個是以色列籍的黑人情侶。

除了我,沒有人在害怕。
兩個男生還攜帶了大砲型單眼相機,都準備好雙手放開,記錄每一趟飛行旅程。

黑人情侶穿著無袖和超短褲,一副奧運短跑健將的模樣。
我猜他們跑百米只需要12秒。


我呢,則是全身包得密不透風,活像要去打漆彈。

飛第一趟是用來試水溫的,其實距離最短;但因為是剛開始,所以你會最緊張害怕。
飛了三四趟就會覺得沒什麼,只會開始覺得該邊很痛。
因為吊鉤設備是整個束在該邊的。
(最近該邊的話題也太多了吧)


大概到第十趟吧,我左顧右盼都沒看到下一段的平台,後來一問,別人跟我指指下面,我才知道


登楞!下一段是垂降!

也就是...自由落體!

說好只是當女泰山,怎會出現自由落體?
老娘我生平最怕膀胱很癢的感覺了,現在給我出現這東西是哪招?

可是呢,全部的人都很平靜,包括另一個看起來比我柔弱十倍的台灣女孩。
只有我一個粗勇的大齡女子在唉唉叫。

最討厭這種難堪的時刻了啊。
我平常明明就是以冷靜甚至是冷酷聞名的,偏偏要出現這種讓我喪失心智的東西讓我形象全毀。

前面四個人都先下去了。
帥老外還想要用單眼錄影,教練說不能錄影,只能拍照。
(我覺得他醫生也不用當了,應該去主持瘋台灣才對。)

剩下我們兩個女生,而我依然在腿軟中。
我跟台灣女孩 Stella 說我還要心理建設一下。Stella 說她其實也很害怕,但等愈久就愈害怕,她還是先下去好了(多麼成熟的想法)。

人家一秒就下去了,而我聽著她的尖叫聲。

果然,更害怕了。

但是,該來的總是要來。

我雙手死抓著繩索,雙腳死黏在平台上。
整個人呈現一個大L型。

教練叫我放手(其實是腳),我死不放。

我才不要放!
放手,就是死啊!

教練應該覺得我很盧,明明不是一個漂亮可愛女生的外型,這麼粗勇的人去參加職業摔角還差不多,看起來年紀也很大了,怎麼還敢在那邊淚眼汪汪裝可憐呢...

我也不知道我後來怎麼放腳的。

因為,你一直吊在那邊也沒用。

蘭陵王他不會來的

總之就是刷一聲,心臟還停留在樓上,人就已經掉下來了。
然後膀胱癢到極點。

掉下來的那一秒,基本上都在唉唉叫,到了平地之後,發現大家都若無其事地在聊天,用一種「啊你是好了沒」、「究竟是要多久啊」的眼神看著我。

原來大家都等我等很久了,因為一定要全員到齊才能往下一個平台出發。

沒有人在管你害不害怕,大家都是冒險份子,你在上面盧這麼久,真的是浪費大家的時間啊!

教練們都會說一點中文,最喜歡在我快哭快哭的時候說「幹嘛啦」、「幹嘛啦」。

明知道我會怕,會在滑翔出發時,故意在後面推你出去時,才突然說「等一下」、「等一下」,就是要嚇你。

有幾次,我覺得還不算太可怕,就還會跟他開玩笑。
但有幾次,我真的被他嚇到快漏尿,就會生氣地瞪著他。

因為我臉實在太臭了,教練還特地來重建我的EQ。他說:

大家都是來玩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好玩而已。
你如果哭啊、生氣啊,那就不好玩了。
所以請你不要這個樣子。

我知道啊。
可是你知道一個明明很害怕、卻又不得不裝作若無其事的人,一個人在這裡面對一群不害怕的人有多孤單嗎?
(寫到這裡,我都快鼻酸了。)

因為教練很嚴肅,後來我不得不跟他打哈哈,但我的某些魂魄其實還遺留在剛才自由落體的平台上,接下來都是有點恍神的狀態。

中間又滑過了幾個平台,還有經過一些類似百戰百勝那種森林遊樂區的設施。


而我知道,後面還有兩個自由落體。

後面這兩個因為比較高(最後一個有40米),不像第一個是單靠人體的重量直接滑下去的,需要一個教練在上面控制下降的速度。

所以,下降的速度是可以控制的,你可以跟教練說「快一點」或「慢一點」。

但是你也知道,這種活動,你要快的話,沒問題啊,就讓你很快。
你要慢的話,他還是快
就跟以前我玩香蕉船,說好了不翻船,卻每次都會翻船,一樣的意思啊。

於是,我堂堂一個女摔角選手,又在平台上威嚴盡失地苦苦哀求教練說:

Slow, Slow, Slow!!!!! Please!!!!!!

教練義薄雲天,信誓旦旦地答應我說:

OK, Slow!
VERY VERY Slow!

然後,我又是一秒著地。
再度留了幾個魂魄在上面的平台。

我掉下來後的表情,就像是電影飛越杜鵑窩裡,傑克尼克遜的腦前葉被切除後的樣子吧。

教練自己滑下來後,我瞪著他。
他則是一副愧疚的表情,頑皮地跟我說:

“Sorry!”

這種詐欺犯,難道不該被車裂嗎!?

從下往上看竟然有那、麼、高!我想連高長恭都會腿軟吧。
總而言之,Jungle Flight 好玩歸好玩,但是,我不會去玩第二次了。
一個年紀大的女人在山上哭哭啼啼的,還被人家覺得莫名其妙愛生氣,真是太難堪了。

我就是年紀大又奈米膽,EQ也很低啊。

往後的人生,我只想靜靜地活著。
就像我現在在咖啡店裡面拎嘎逼、吹冷氣、上網,多快活呀。

 ▲是咖啡館,也是小型美術館的 The Meeting Room Art Cafe

題外話是,團裡的帥老外叫做 Morgan,長期在台灣念書又工作的原因,為了方便,他也取了個中文名字。

他的中文名字就叫做「何摩根」。

這是當天唯一讓我開懷大笑的一件事。

有很多家公司有 Jungle Flight 的活動,我參加的其實不是 ”Jungle Flight” 那家(這已經變成這個活動的統稱了,中文好像叫做叢林滑翔),而是據說最不刺激的 Eagle Track(但我還是嚇到差點尿褲子)。

目前有 Flight of Gibbon(路徑最長也最貴)、Jungle FlightEagle TrackFlight Squirrel 這幾家公司有叢林滑翔的行程,每個行程又分長線和短線 Course,大部分的人都是參加長線,我也是參加長線,因為只差了300B

你若參加短線,到了終點還要等參加長線的人回來,大概要等一個小時。

長線比短線多了約16個平台,且會經過「最長最漂亮的那段風景」。

但我研究過了,兩條路線都避不開自由落體的,唉。

11 則留言:

  1. 我也是那個絕不會參加第二次的人,一路上只覺得緊張,結束後覺得累,參加完只感到空虛卻沒甚麼感想,不過你沒想到在這種心情下你還可以寫出一路上的心路歷程,真是讚!

    回覆刪除
  2. 看得我都心驚膽跳,你太有勇氣了(不然就是那時被附身),居然報名參加這種活動...

    回覆刪除
  3. 我本來想我下回去清邁也想來參加的~
    我看很多人也說不可怕~
    但......我也是奈米膽.....我想我要再多考慮一下了 ><

    回覆刪除
  4. 我去過, 強力推薦一定要玩, 雖然自由落體也讓我花容失色, 但偶爾拋開自尊,可以幫忙日後更堅定冷酷的心...

    回覆刪除
  5. 哈哈哈~~~好個蘭陵王 不會來~~~
    笑死我了!!

    回覆刪除
  6. 自由落體時我ㄧ秒閃過會不會視網膜剝離這件事。

    回覆刪除
  7. 你說中了大齡女子的尷尬點了,難道膽量一定要跟年紀成正比嗎????!!!!

    回覆刪除
  8. 我極需“何摩根”來one by one 對話中文的~
    個人檔案及照片請私訊到我的email~
    By 日姐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他在台北榮總實習,請約西瓜一起去!

      刪除
  9. 哈哈哈...藍0王也太有梗了!!
    可以想像那種掙扎猶豫~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