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2年8月6日 星期一

巴黎失竊記(下)

就在我幾乎已經坦然接受皮夾永遠離我而去的事實時,這才想起我還有最後一個機會。
那就是地鐵站的遺失物中心

什麼是「地鐵站的遺失物中心」?就是所有在地鐵站內遺失的物品,最後都會被整理編號、集中在這個地方。

如果你確定你是在地鐵站丟失了你的物品,就必須來這裡登記尋找,而不是去你丟掉東西的那一站。

但前提是,你的東西是真正在這裡「弄丟」而且有被「撿到」的,如果是「被偷」,那到頭來終究是會一場空。

第五站:地鐵遺失物中心

專程搭公車來到位於地鐵12號線 Convention 站附近的遺失物中心。其實這裡是一個很大的警察局,進去還要通過隨身行李的X光檢查。

遺失物中心位在一樓(就是台灣的二樓)。前台阿伯遠遠看到我,就用法文問我有什麼事?

我用英文簡單描述了情況,他就給我一張綠色的單子,叫我先填寫好,再回去向他諮詢。


這單子很貼心,有好多種語言版本。
前台阿伯的英文不好,但很有耐心地聽我說。他說他會幫我安排「一位英文很好的同事」來解決我的問題,遞給我一張號碼牌,請我稍坐一下等待窗口叫號。原來,前台只提供諮詢,進一步的協助還是要由窗口的相關人員經辦。

經過多日來「說英文找失物」的碰壁經驗,此時我是完全不相信在這個空間裡會有任何一個「英文很好的法國人」的。

輪到我的時候,窗口出現的是一位法國老紳士。心裡正懷疑「這會是個英文很好的人嗎?」時(通常年輕人比較通英文吧),老紳士就說了一連串標準的英國腔英文。因為說的太多太複雜,我還聽不太懂他說什麼。

結論是,我的皮夾並沒有被送到這裡。但因為距離我皮夾丟失的日期不到五天,現在就來找東西是太早了點。因為,通常地鐵站發現失物時,還要經過集中處理、登記、編號,最後才會送到這裡,這些步驟至少需要12週的時間。

(是的,這就是法國人處理事情的效率。)

一旦物品已經被編號,即使東西還放在地鐵站的辦公室,你本人去到地鐵站也無法領取物品。你必須要等失物被送到遺失物中心,再依照正規程序來報失、領取你的失物。

(是的,這就是法國人處理事情的方式。)

但因為我是觀光客,我無法花這麼多時間等待他們處理失物,所以他給了我一個電話,是地鐵客服專線。只要我打這支電話,描述我丟失物品的特徵,他們就可以幫我查詢這項物品是否已經被建檔,一旦物品已建檔,就會有一個專屬的編號。

法國老紳士很詳細地解釋請直撥 "3246" 這個號碼,
沒有前面,沒有後面,沒有區碼,就只有
4個號碼。
號碼的前後被劃了很多次線,因為他實在是強調太多次了。
只要我取得這個編號,就表示東西找到了。拿到編號之後,回到這裡來告訴他這個編號,他就會把失物交還給我。

前提是,我一定要先取得這個編號。沒有編號就是沒有找到,沒找到東西的話,一直跑來問也沒用。

也就是說,我必須要不停地詢問地鐵公司,「是否有找到我的東西?」

老紳士大概也感受到了,要我「用法文打電話描述整個事件」這件事讓我眉頭深鎖。所以,他告訴我也可以直接到任何一個地鐵站的服務窗口詢問。所有地鐵站的電腦都有連線,只有在其中一站有失物編號的紀錄,每個地鐵站都可以查詢得到。

在我們對話的過程中,我跟朋友一直在反覆思考一件事情。

那就是

「為什麼你們從來不接電話?」(詳情請見上一篇最後。)

因為,他們每個人的辦公桌上都有電話啊!而且通話中的燈有亮過!

總之,由於現在沒有找到我皮夾的紀錄,老紳士也無法給我進一步的幫助,他只能告訴我這些積極尋找的方法。最後,他留了他的專線給我(是因為每個人都有專線所以不接一般的電話嗎),也告訴我寫 E-mail 聯絡他的方法,說即使我回到台灣,還是可以寫信給他,詢問物品究竟找到了沒。


這是人家的「專線」,還是打馬賽克保持一下神秘感好了。
第六站:地鐵站詢問

離開地鐵遺失物中心,我走到地鐵站 Convention 搭車,順便就來問問看有沒有我的皮夾「編號」。

第一次問就立刻碰壁。我拿著全寫著英文的綠單子給站務員看,她看半天才明白我要幹嘛。

但她也沒有要幫我查的意思,只是很生氣地用法文說著某件事。
一開始,我還不懂她又在氣什麼?法國人到底是在不耐煩什麼?
後來她指著電腦,兩手一攤(法國人標準動作)。

我才知道是電腦壞了。

接下來來到 Les Halles,出站時決定再試一次。
Les Halles
是個轉車大站,好幾條路線在這裡交會,它本身也是一個很大的商場。
地鐵站的隊伍在這裡排得很長。

我拿著單子給站務員看,她翻前翻後從頭到尾完整地看了一遍。好像不太懂我拿這個來是要幹嘛?

我用英文解釋說,可不可以幫我查查電腦,看看有沒有這東西的編號?
擔心她聽不懂,我還指了指電腦,做了打字的動作。

眼看著即將要爆炸的站務員看看單子,再看看我,生氣地大喊:

French!!!!!!!!!!

原來不是她不知道這單子是什麼,而是她輸入電腦查詢失物要輸入相關關鍵字。
我一個法文字都沒寫,她不知道要怎麼查,因此她十分火大。

我緊張地拿出寫著法文的小本子,她看到法文字,依然是一臉憤怒,把我本子上的字吼了出來:

Portefeuille!!!!!!!!!!=皮夾)

她走到電腦前面打了幾個字,接著又怒氣沖沖地跑來問:

COLOUR!!!!!!!!!!

每個字後面,一定都是10個驚嘆號。

我緊張兮兮地說:「GREY」。

灰色的法文是什麼???
是什麼???
是什麼!!!???
誰快來告訴我!!!???

完全想不到。

她是氣到快爆炸,我是緊張到快漏尿。

朋友這時迅速指向她的灰色外套。

因為我們都太害怕站務員立刻朝我們開槍。

她又怒氣沖沖地走回電腦旁繼續打字。
期間,有個男人插隊跑來問她票券無效的事。因為後面排隊排得很長,她處理我的事情處理很久,應該是等得很不耐煩了。

她雙眼噴火向他怒吼著:

!!!!!!!!!! 去後面排隊!!!!!!!!!!

見到這番景象,我內心才稍稍平靜了下來。
原來她的怒氣不是針對我,對於講法文的人,她也照吼。

最後,她氣呼呼地跟我說她沒找到,瞪大著雙眼對我說著:

"I AM SORRY!!!!!!!!!!"

OK,我感受到你真心誠意的道歉了。



是的,我的皮夾終究還是沒找到。
雖然裡面的現金不多,信用卡也沒有被盜刷的紀錄。
但其中最讓我不捨的,是那張我留存很久、肖想裝嫩的英國學生證啊。
回台灣後,發現我的悠遊卡也放在裡面。
而且,我出發前才加值的啊
(但...帶悠遊卡出國,還放在皮夾裡隨身攜帶的意思是?)

不過,我卻因此上了很多堂很真實的法文課。
我看見警察訓話。
我跟好幾個憤怒的地鐵站務員交手。
我還不小心交到一個英文很好的法國老筆友(但因為我害羞,至今還沒有寫信給他)。
以及,在發生這件事情的隔天,我就因為太過不爽而去買了個 Balenciaga 長夾。

我想,皮夾愈買愈貴的人,都是因為他們皮夾弄丟,傷心過度的結果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