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生的旅行,已經發生的旅行,一些些流浪老少女的心情。

2012年8月2日 星期四

巴黎失竊記(上)

我有一種很討厭用筆記型電腦打字的病。所以在歐洲的這段日子裡,開電腦多半只拿來聽音樂。

用智慧型手機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度,更是只有四個字:引、趴、四、播。

現在年輕人打字打得很快,寫字卻寫不太出來,我這老灰啊是完全相反。
用寫的我很快,再難的字我也會寫,用打的我就永遠找不到。



旅行之初,我就開始破病。
這感冒病毒一路從德國潛伏到奧地利,最後終於在捷克爆發。
生病是出國旅行的大忌,因為不管你身上準備再怎麼有效的感冒藥,感冒這東西,到頭來你就只能讓它自癒,別無他法。

在這颱風走太慢卻不給放假的夜晚,我開始打起有著濃痰味的大噴嚏。這也許是又要大病一場的壞徵兆,於是決定先來聊聊我在巴黎衰尾的皮夾失竊經歷。



沒想到,我連傳說中治安最差的布拉格都平安無事地度過了,竟然就在抵達巴黎的第一天跌了股。

從倫敦搭歐洲之星到巴黎北站 (Gare du Nord),再轉地鐵4號線到 Montparnasse,到住宿的地方安頓好後,再次出門來到地鐵售票機前面想掏皮夾買 Navigo 卡時,才發現皮夾已經不見了。

Gare du Nord 買票時是我付錢的,那時皮夾還在。
前往住宿地的一路上,我都把包包的拉鍊關上,好好放在身前的行李箱上。沒注意到包包的時候極少,所以我左思右想都想不透究竟是什麼時候弄丟的!?

雖然,我想有八成以上的機率是被某個高手給扒走的,但也許還是有我自己把皮夾放在買票櫃檯的小小可能性,也許還是有某人撿到我只剩下證件的皮夾的可能性。
所以,我隔天開始了「尋找失物」的法語會話課行程。

第一站:巴黎北站 (Gare du Nord) 的遺失物中心 (objets perdus)


網路上查到巴黎北站裡面就有一個遺失物中心,但這裡只處理「火車站」的失物(Gare du Nord 同時是火車站和地鐵站),我決定先到這個方便的地點問問看。
我向櫃檯小姐簡單口述了我的遺失物品,櫃檯小姐聽了也沒進一步問更多細節,就轉身過去神速地幫我 Key in 進電腦查詢了一下(那速度感覺像是回個MSN訊息),就又轉身回來跟我說沒找到。

然後她給了我下面這張紙條,要我去另一個負責處理「地鐵站失物」的地方。


第二站:地鐵4號線的購票櫃台

我很希望是我在買票時太恍神,蠢到把錢包放在地鐵站的購票櫃台,所以接下來我回到昨天買票的地方。
剛好當時的售票小姐跟我昨天買票時是同一人,所以我想問問她有沒有看見(但根據前一天買票的經驗,這是個機車女)。

即使是問問題也要排隊,否則法國人才不會鳥你。輪到我時,我用英文描述我昨天買票時的情況,問她是否有看到皮夾遺留在此。
她聽到一串英文,就是一整個不爽,只大聲講了個

"Quoi?" (=What!???)

我早料到法國人就是這樣。所以我拿出寫好法文的小本子給她看:

"J’ai perdu mon portefeuille." (=I lost my wallet.)

她看是看懂了,但她只是聳聳肩,一副

所以呢?關我什麼事?」的表情。

這我也料到了,無奈地說了聲 Merci,我就去尋求他人的幫助。

第三站:地鐵站駐站諮詢人員


不知是旅遊旺季的關係,還是未來一直都會有,我在好幾個巴黎地鐵大站都有看到旅遊諮詢人員駐點,專門提供觀光客諮詢。他們可通英文,而且態度都還不錯。在地鐵售票櫃檯那裡碰壁,我在站內找了一位先生問問。

其實我是希望他可以幫我跟地鐵售票處的小姐溝通,因為我認為如果沒有掉在那裡,99%就是被扒了;被扒了就不太可能找得回來,認命比較快,不用再浪費時間。但是,這位先生聽到我皮夾不見,就建議我立刻去報警,好像我不去報警就很吃虧似的。

所以我又開始尋找附近的警察局。

第四站:警察局

Gare du Nord 裡面就有警察局,旅遊諮詢先生大手一揮,指向遠方一個模糊又遙遠的方向,我往那個方向走到天荒地老也沒找到什麼警察局。

後來因為實在太餓,就去 PAUL 先買了個麵包吃,這才發現 PAUL 後方有一個非常不起眼的警察局招牌。

警察局的門面幾乎融入牆壁,就像是古里某街十二號。這裡鐵門深鎖,在旁邊觀察了一下,要按密碼才進得去。

幾個武裝警察不斷地進進出出,好像裡面有賓拉登的同伙似的。我攔住一個女警說我的皮夾掉了,她就讓我們進去(其實我有點害怕她會立刻給我一個過肩摔)。

接待我的警察英文很好,是目前為止處理這件事以來,我遇到英文最好且最和善的法國人。
我在這裡填了一張很長很長的報案單,而且還是中文版的。


角落裡有兩個年輕男女不知做了什麼壞事被拘留,這位和善的警察先生被他們搞得非常生氣,一秒變姥姥,抓了狂似地對他們破口大罵。

我和朋友站在旁邊看好戲,覺得他的法文真的好流利(這不是廢話嗎),加上好幾個武裝警察進進出出的,這一切好像在拍電影。

我問另一位警察先生,可不可以幫我打電話到地鐵的遺失物中心?因為我法文爛透了無法講電話,又懶得再特地跑一趟,如果他可以幫我這個忙就太好了。

這位長得很像傑森史塔森的警察先生,叫我一定得自己去,他說:

"They never answer the phone."(他們從不接電話。)

唉,法國人啊......

究竟,我能不能找回我的皮夾呢?
現在我想先去看奧運比賽了。

昨天才有機會看到許淑淨在奧運頒獎典禮的照片。
她拉著衣服上的中華台北標誌,而不是高舉獎牌,我看到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我們來自一個很小的地方,但我們也可以被世界看見。
我們這裡叫做台灣。


請繼續收看下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